担心内向难顶风雨
纳吉指父不鼓励从政

男儿有泪不轻弹,纳吉忆起先父敦阿都拉萨,悲从中来。

(吉隆坡14日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指其父敦拉萨并不鼓励他从政,反之希望他进入企业界,当一名会计师。“父亲担心我性格沉默及内向,无法应付政治上的风风雨雨。”

纳吉在敦拉萨40周年忌日特别纪念研讨会上讲话。已故敦拉萨也是我国第二任首相,这项研讨会是由亚洲策略及研究机构和卓越基金会联合主办。

出席者包括首相母亲敦拉哈、夫人拿汀斯里罗丝玛、卓越基金会主席兼前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都哈林、亚洲策略及研究机构主席丹斯里谢富年等。

父亲辞世后从政

纳吉也为前政府首席秘书敦阿末沙基撰写的《我对敦阿都拉萨的回忆》著作主持推介礼。

纳吉说,其父辞世40年,他也在政坛服务了40年,他是在父亲离开一个月后,在父亲的选区北根上阵。

他说,其父亲的成就,一度让他难以决定是否要从政,当时他只22岁,才从英国留学回来。

“我是不是已准备好在这个年龄,接替父亲?最后,因父亲的榜样,促使我决定上阵,父亲未当首相前,我目睹父亲勤于工作。对父亲而言,他最关心的是国家和工作,他把一生都奉献给国家。”

纳吉说,父亲事都亲力亲为,经常出游,行程每年平均6万里,以便亲自了解计划发展进程,从而落实目标。

“以拉萨之子为荣”

纳吉在追忆其父敦拉萨为国的贡献时说,其父是一位启发全民的国家领袖,作为其孩子,他引以为豪,言毕情绪极为激动,一度伤感哽咽。

纳吉是在致词接近尾声时,悲从中来,强忍泪水,他说:“今天是父亲离开我们第40个年头,我在此告诉大家,作为敦拉萨的儿子,我感到自豪,我将每天延续父亲的功绩。

“先父被冠以‘发展之父’,当之无愧。”

纳吉(左二)站在先父敦拉萨肖像旁,左为阿都哈林,右起阿末沙基及纳吉弟弟拿督尼占。

希山慕丁:深信包容令国家繁荣敦拉萨非狭隘民族主义者

国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说,若国人将前首相敦拉萨视为“思想狭隘的马来民族主义者”,那对他的声名是极大伤害。

他说,敦拉萨深信包容和一视同仁才是国家繁荣关键,因此国人不能视敦拉萨为思想狭隘的马来民族主义者。

“他在工作和交际上,都与各族人民打成一片。尽管新经济政策的主要受惠者是马来人,但全马人民最终都从增长的蛋糕中取得收获。”

希山慕丁也是敦拉萨的外甥。他今早在“敦阿都拉萨特别纪念讲座”上致词时说,敦拉萨深明必须提供所有人民公平机会,经济前景才会光明,社会更公平,国家才能成功;反之若社会不平等,国家将无法繁荣。

愿聆听年轻人看法

他说,无论是教育、生活费课题或日常交流,各造都必须谨记,我国是多元种族和宗教国家,没有人应被排斥在外。

“没有任何种族应该感觉到自己在大马不受欢迎,这是敦拉萨想做到的,我们必须继续下去,让大马完整实现其潜能。”

希山慕丁也认为,敦拉萨愿意聆听年轻人看法,许多领袖都在他细心栽培下冒出头来,包括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敦胡先翁、敦阿都拉、前副首相敦慕沙希淡,以及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等人。

出席者包括亚洲策略及领导研究院(ASLI)总执行长丹斯里杨元庆,和优秀基金会主席兼前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都哈林。

纳吉(右三)和家人在活动上留影,前排左起罗丝玛和母亲拉哈、前排右二为纳辛夫妇;后排左起为阿末佐哈里、纳西尔和莫哈末尼占。

韩聂夫:理财谨慎要夫人自付机票费

前任警察总长敦韩聂夫说,敦拉萨在国家理财上非常谨慎,而且不轻易为夫人敦拉哈付费。

他说,敦拉萨非常谨慎开销,甚至要求有意随同出差的夫人拉哈,自付机票费。

韩聂夫今午在敦拉萨40周年忌日特别研讨会的特别小组讨论上主讲。

“敦拉萨生活及时代反思”特别小组讨论,是由联昌集团主席拿督斯里纳西尔主持。

韩聂夫曾担任敦拉萨的副官,他忆述敦拉萨有一次有意为夫人购买宝石的往事。

他说,敦拉萨曾经在访问埃及开罗时,准备购买人造宝石给拉哈作为纪念品,当有关人士把他带到宝石店时,敦拉萨告诉对方,他没有能力购买真宝石。

极厌恶赌博

他说,敦拉萨极厌恶赌博,曾下令停止在霹雳和彭亨王宫的赌博活动,而且还下令逮捕涉及者。

“苏丹表示将继续赌博活动,敦拉萨反对。”

另一名特别小组成员拿汀卡宋说,敦拉萨曾告诉夫人拉哈,如果有意随他出差,必须自己付单程机票。

卡宋是敦拉萨好友丹斯里达益安达的女儿。她说,敦拉萨是一名非常节俭的领袖,经常不让夫人随同出差,就算是去吉兰丹也一样,因为他不想动用人民的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