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9公里
长征雨城

“当你决定要出发时,旅行最难的那部分已经完成了。”

这是来自孤独星球最经典的剖白,特别是计划来一场与众不同旅行的人,更能体会这句话的含义。

刚过去的年终假期,因为没钱所以想搞个脚车行,而且必须在国内的。之前曾骑行半岛东海岸,也曾环游槟岛和从槟岛骑回太平。年末东海岸必定会有水灾,所以东海岸不在选择内。

想了想,来这个首都工作都有十多年了,俨然成为了第二个家,就不如从第二家骑回去第一家。

一号联邦公路路况会多车,且已经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路,因而不想再重复走。串联雪州巴生和太平的五号联邦公路或半岛西海岸公路,反而不曾认真走过,最终选择了西海岸公路。

西海岸路线长达300多公里,人生中不曾骑过这么远的路,担忧体力不支,毕竟只是20寸轮的小径车,快不到哪里。

再者,适逢年末雨季来临,担心路上一直会淋雨。想来想去,担忧太多了,最后去超市买了套雨衣,想这么多,就不如去做。当买了雨衣后,孤独星球的至理名言闪过脑海,一切就是那么顺理成章,走。

我要回家!是这次骑行的目的,而且就是这么简单。

漫长骑行胡思乱想

我把骑行分成5天进行,从隆市去万挠36公里、从万挠去适耕庄77公里、从适耕庄去安顺75.8公里、从安顺去红土坎66.8公里,最后从红土坎回到太平87.3公里,总共骑行了342.9公里。

在漫长的骑行途中,好奇其他骑士在长途骑行时会想什么。我会胡思乱想——为什么要自找苦吃?越晒越黑,会不会变成小黑人?我使用的太阳油已过期了,继续涂会不会伤害皮肤?在想怎么路上都没啥东西看,霹雳州的西海岸就是不过如此?有悠久历史的霹雳州并不止如此。

其实,霹雳州见证了马来亚锡矿业的兴衰,从太平、怡保至美罗这段一号公路,可以看到许多小城镇,都是因为锡矿业而带旺。锡矿价格崩盘和国家经济转型,还有南北大道的兴建,让许多小城镇没落了。

记得在理科大学分校,即端洛区念书时,在脑海中留下的最深刻印象是沙漠。这里有许多废弃锡矿湖和沙地,因泥土养分流失,导致土地不肥沃,连树都难成长,只有零散的野草堆。端洛是霹雳州的缩影,也是那个时代的大马经济缩影。

曾经有个倡议,规划出一条锡矿历史走廊,从太平至金宝等。沿途设立各种展馆,让人重新认识锡矿业对大马经济面貌的影响。我想这倡议可以再扩大一点的,就是锡矿历史走廊+红树林走廊。

重新认识红树林

这次的骑行从红土坎至直弄,看到西边的海岸都是以红树林和沼泽为主,少有沙滩。红树林是维持生态平衡,还有生产火炭和海产的地方。许多人对红树林不了解,不知道它们是抵挡海水侵蚀的最佳防护堤。

要在潮汐之间的烂泥巴中生长,就要有特殊的本事。记得在中四那年,生物老师带领我们去参观十八丁红树林,还要以塑胶袋包着脚走进烂泥深达膝盖的红树林中。

老师解释说,红树的种子好像羊角豆,在树上开花结果时发芽,不像其他植物脱离了树才发芽。红树种子到成熟期就会脱落母树,直接插进烂泥巴中,然后要立即生长出细根以免被海水冲走。这是生物的奥妙。重新认识红树林,构建红树林走廊生态区。

把双走廊之间的太平、江沙、怡保、美罗、安顺、红土坎、曼戎和班台连接起来就成为一个大环形。

走一趟大环,可以看到锡矿兴衰史,也可以上了一堂生态旅程,看完霹雳的缩影。当然许多城镇还保留了许多海峡殖民建筑物,可以把之复兴和添加海峡建筑物的活博物馆。

这是我骑行时的乱想,想完时就到太平了,全程342.9公里。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