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家的鱼室

小时的《读者文摘》,常有心灵鸡汤散文,我记得有一则,是建议读者每天找一点时间,静静坐着,放空,什么都不做。

别的不说,放空我可是高手(放空最多的时候,是驾摩哆,不能说不可怕吧?)

这是小时家庭环境造成的(至于为什么弟妹没学我,不得而知。)小时住在武吉峇拉,老家冲凉房旁有个门,通往储物室。储物室另一端也有个门,因为外面是锌皮围着的“屋外”,四分之一是檐下,另外没屋顶。

可承受冲激的河鱼

“鱼室”内放满鱼缸鱼池,是父亲玩够了不玩,给我们兄弟玩的空间。从储物室走出,门右边是一个大水泥鱼缸。下雨时雨水就倾注在这鱼池。所以养的,都是健硕,可以承受冲激的河鱼,例如红旗鲗。

门的右侧,是父母的房间,有一个铁格窗口。里面按了个气泵,细细的塑胶管从房间里拉出来,再分灌两边的鱼池。下雨的时候,我若没站在门边看雨,就是躲在房间,透过窗口看出去;窗口下有个比较小的玻璃水泥四方鱼缸。我弟弟拿来养地图鱼。

四方鱼缸再过去一点的角落,有个巨大圆型的“龙缸”,水高两尺半,不是很适合寿星公。我放进去“琉金”(来自日本梳球的金鱼,背高尾长。)再养一盆田里捞来的莲花,偶尔开花,颇为古典。这个龙缸跟着我们搬家,如今放在爱极乐住家前,我没在家,没人养鱼,而且我母亲喜欢种花莳草,因此如今龙缸里堆满了小花盆和绿叶植物。

站进池内玩

龙缸旁,是个砖砌高有3尺的巨缸,一面是厚玻璃,站在前面,像站在水族馆。同样因为水高不宜金鱼,我放了一些健游的大鱼小鱼:鲤鱼、红旗鲗、接吻鱼、彩虹鱼等等。有时穿着短裤站进池内玩。我当然知道如果玻璃破很危险。可是站在清凉的水里看鲤鱼从脚旁溜过的感觉多好呵。

巨缸旁边,是两个只半尺高的四方小池。如今想来,当年父亲做这个,大概是拿来当过滤池用的。可这样的高度,养小金鱼最好。而且刚好可以舒服坐下;尤其在夜晚,夜凉如水,坐着屁股也凉凉的。如果我在家又不见人影,多数就坐在这里,忙着“放空”或者低头细数:池里孵化出来,如线般细小的小金鱼,到底有多少?

“鱼室”外面,后来扩建成一间小屋,租给一位姓植的老师。植老师就是老师的样子;一脸正气,不苟言笑。他这么稀有的姓,3个孩子却都是女儿,没有儿子。植老师喜欢听唱片,他在家的时候,总是听见从隔壁传来悠美的邓丽君或凤飞飞。我在“鱼室”中,或站或坐聆听:鱼池水波荡漾,“寿星公”荡圈子,排队似的冲向水里的气泡。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