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减低生活费?/罗汉洲

大马人听过无数“语无伦次”的话,大家最耳熟能详的莫过于“不会加重人民的负担”这句,每当电费及过路费调涨、白糖起价、石油柴油起价等等的时候,必有部长级人马即刻宣称“不会加重人民的负担”,然后就是厉声警告商家不可乘机起价、不可随意起价——好个刺耳的“随意”起价。

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拥有垄断权的大企业可以起价,处于供销链最低层的小商小贩却不准起价,这样的警告令人非常反感,却也无可奈何,部长级人马有这样的逻辑思维,人民只有一次又一次的自认倒霉!

不过,物价还是照起,人民的负担也一次又一次加重了,物价犹如不断地往人民的担子上扔石头,“不会加重人民负担”这句话是瞎扯。

好啦!时至今日,部长们终于看到人民给百物腾胀压得难以喘气,民怨冲天了,于是他们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决定设立一个由副首相阿末扎希领导的高阶官员委员会,专司解决国内生活费高涨的问题,打算减轻人民的负担。部长们总算了解往日不断的“不会加重人民负担”也终于成了就快压断骆驼背脊的稻草,后知后觉总比不知不觉好。

财团主宰百物腾胀

人民的生活为什么会高涨呢?官方的解释是国际形势造成,不关政府的事,比如国际石油价格剧跌,连累马币随之而跌,于是进口货价格节节攀升,生活费自然高涨。

这个解释固然有道理,但国内的经济发展政策却有决定性的影响。

简而言之,从1980年代开始的私营化政策是始作俑者。私营化就是把发展交给财团去做,姑不谈财团是不是名副其实的财团,但它们有稳赚不赔的合约保护,这些财团就主宰着百物腾涨的因素,副首相阿末扎希说这是前朝(其实是前任)留下的烂摊子,贻害无穷。

据说,政府也知道是这些财团造成物价不断上涨,但因合约所限,政府也无法改变,惟有任由物价逐步上升。现在就看这个高阶官员委员会怎样来解开这个死结。

须撤销特授经营权

此外,在扶贫政策下的“指定供应商”也是加重人民负担的因素,因为有指定供应商,所以才产生“买贵了”的事,举例而言,学生家长都感到开学难,就是因为课本和作业部是由指定供应商或指定印刷商承印。假如开放给全国供应商或印刷商下标承印作业部和课本,不计较供应商和印刷商的种族背景,着重价廉者得,作业部和课本的价钱肯定下跌,可减轻家长的负担。

另外,米是大马人主食,所以,政府应该开放白米进口权,凡有意进口白米的商家都可进口,撤销指定进口商的政策,人民就可以吃到便宜米。

以上是随便举出来的例子,我国的特授经营权、指定供应商、指定印刷商、指定进口商、指定承包商等等垄断式商家太多了,它们是加重人民负担,造成生活困难的主要原因,如果不能撤销这个政策,我看不出高阶官员委员会有什么办法可解决生活费高涨的问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