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口量不符应缴税额
彭州少收3200万税收

(关丹6日讯)关丹港口过去3个月已处理了超过1000万吨的铝土矿的出口,但州政府只收取了800万令吉的税收,以当局每吨理应征税4令吉计算,收入理应是4000万令吉,换句话说,少了80%。

这只是过去而已,州政府正有意把目前每吨4令吉的征税率调高至8 令吉,换句话说,若问题不解决,彭州政府未来的损失料会更多。

关丹港口原本每个月只能处理100万吨铝土矿,全力调整运作后,过去3个月每月出口高达350万吨的铝土矿。

根据新海峡时报的调查报道,过去3个月,州政府只从铝土矿出口赚取了800万令吉征税,远不及预计的4000万令吉。报道指,这意味着州政府流失了80%的相关税收。

报道说,彭亨州去年的铝土矿出口量,估计逾2700万吨,以每吨应缴4 令吉计,州政府应从中赚取至少1亿800万令吉的税收。

铝土矿开采活动被指破坏当地环境及影响至少40万名居民,而州政府及拥有合法开采与出口执照的业者把矛头指向非法开采商。

该报道说,那些非法开采铝土矿者,据说在出口这些违法开采的矿物时,没遇上问题。

港口没权审查货柜

关丹港口集团总营运长卡斯布拉卡迪接受《新海峡时报》访问时声称,港口没有权力检查有关矿物是否合法取得,那是关税局的权限。

“我们甚至没有权力打开货柜,只有关税局有这职权。当货物及出口文件已获审批,港口就依程序办理货柜的运输事务。我们无权扣阻货运,若当局指示我们这么做,我们会依指示行事。”

他说,港口是在商言商,作为服务供应者,必须依客户的需求行事,包括增加其处理货运的效率及数量。

“因此,当铝土矿的量增加时,我们须灵活设法处理。”

地质局批出口准证

彭亨州关税局执法组副主任拿督沙立依斯迈接受该报访问时说,如果出口相关的文件合法及符合程序,该局会处理出口事务,包括铝土矿的出口。

“这须依据矿物及地质科学局所发出的出口准证。关税局是根据有关准证来批审出口,没有准证就不准出口行。”

至于已出口的数量与州政府征税的收入不符,他说,这课题应由矿物及地质科学局去处理。

他说,关税局也无权去检核出口商是否已依吨数缴付出口的税捐。

“出口准证只注明出口商家可以出口多少吨,而关税局会依文件批准……当然,出口商须有出口准证。”

他说,所有矿商都会到矿物及地质科学局(Minerals and Geoscience Dept)去办理出口准证的事,该局确保出口商已付了应缴的税捐,会发出准证。

“这不在关税局的辖权内。我们的责任是须确保出口商完好填写关税表2 (出口商品报备),并确保它符合矿物及地质科学局发出的准证里所指的出口商品。

他说,关税局无权检查出口商品的货源是否合法,也不确定矿物及地质科学局方面如何处理,因为他对该局的处理程序不是很了解。

开采前应检查执照

提及开采活动的合法性,沙立说,彭州土地及矿务局是有权在开采运作之前,检查开采活动有没有执照,如果矿商没有执照,就须马上停工。

关丹铝土矿开采及其运输程序近数个星期引发了激烈的环境污染争议,居民指铝土矿开采已污染了环境、河流,并引发了环境与健康问题。

继之而来的是关丹部分海面“泛红”及海滩出现死鱼等现象,但关丹港口集团已否认“红海”现象是采矿污染所致。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