逊尼国围剿伊朗 巴林苏丹断交
中东恐酿军事冲突

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什叶派宗教领袖萨德尔的支持者星期一走上街头,抗议沙地处决教士尼姆。(路透社)

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有人手持尼姆肖像,呼吁当局对沙地展开报复行动。(法新社)

(利雅得5日综合电)回教逊尼派“一哥”沙地阿拉伯处决当地知名什叶派教士、引致什叶派“龙头”伊朗民众怒袭沙地使领馆后,区内紧张局势再升级,沙地前晚宣布与伊朗即时断交,多个逊尼派阵营政权昨亦追随,伊朗则指沙地无法借此掩饰“过错”。

分析担心两国争执越烈,会一发不可收拾,在敍利亚、也门的暗战随时变明战,演变成直接军事冲突。

沙地与伊朗外交风波持续,继中断邦交后,沙地暂停来往伊朗航班,中断与伊朗商业往来。

沙地外长朱拜尔接受路透社访问指出,除中断与伊朗邦交,沙地民航部门暂停来往伊朗航班,中止与伊朗的商业往来,禁止沙地人前往伊朗,但就仍欢迎伊朗回教信徒到沙地朝圣。

朱拜尔指示所有伊朗驻沙地的外交人员,必须在48小时内离开,并要求伊朗政府必须像正常国家行事,沙地才会恢复与伊朗的外交关系。

科威特5日也召回驻伊朗大使。

同属逊尼派国家的沙地盟友巴林和苏丹4日相继宣布与伊朗断交,阿联酋则降低与伊朗的外交级别。

欧美多国及联合国都呼吁沙地及伊朗克制,俄罗斯表示愿意做中间人协调。

俄罗斯外交部4日发表声明说,相信国家关系中复杂的分歧可通过对话、谈判解决,俄方愿为此提供必要协助。

克里吁伊朗与沙地冷静

另一方面,法新社报道,美国国务卿克里4日透过电话,吁请伊朗和沙地两国外长保持冷静。

克里已与伊朗外长扎里夫和沙地外长朱拜尔交谈,“我们呼吁保持冷静并化解紧张,我们必须让情势恢复平静。”

美国自身与伊朗并无正式邦交,但自限制伊朗核子活动的协定去年7月签署后,仍不断加强与伊朗间的工作关系,并鼓励伊朗发挥和平影响力以终止叙利亚内战。

巴格达什叶派示威者焚烧沙地国王萨勒曼人偶。(美联社)

什叶派回教徒怒吼多地爆发反沙地示威

沙地阿拉伯3日宣布与伊朗断交后,示威潮蔓延到伊拉克、印度、巴林等国,什叶派回教徒对沙地处决什叶派教士尼姆深感愤怒。

示威浪潮蔓延到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纳杰夫、卡尔巴拉和巴士拉4日有几千人示威,抗议沙地处决尼姆。

在巴格达,由什叶派教士萨德尔号召的示威,呼吁与沙地断交,有年轻示威者焚烧英美和以色列国旗。

伊拉克中部两间逊尼派回教堂遭炸弹袭击,令人担心教派冲突重燃。

另一方面,据伊朗英语新闻电视台4日报道,在印度北部城市勒克瑙,数千名印度人走上街头,对沙地处决尼姆表示愤怒。

报道称,抗议者在4日举着带有尼姆照片的标语牌,高喊口号反对沙地政权及其主要支持者——美国和以色列。

据悉,这是勒克瑙抗议活动的第二天,抗议者在3日晚上为尼姆举行烛光集会和守夜。

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什叶派示威者企图突破警方防线,攻入沙地大使馆。(路透社)

不满美对伊朗让步沙地玩“危险游戏”

沙地阿拉伯与伊朗关系恶化,也影响沙地与美国关系,美国担心会影响打击“回教国”(IS)进度,沙地则不满美国向伊朗卑躬屈膝处处忍让。

白宫表面上未指摘任何一方,只呼吁两国以外交途径直接对话,各退一步解决问题。

美国多名官员和前官员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沙地和伊朗关系急速降温的底下,埋藏着美国与沙地之间的裂痕,这可能导致美国总统奥巴马推动叙利亚和平进程的外交努力付诸流水。

有美国官员私下批评沙地处决教士尼姆的挑衅行为有如玩“危险游戏”,认为后果不仅引起多国强烈反弹,更令打击“回教国”和推动叙利亚和平进程受阻。

为沙地放风人士却称沙地“忍够了”,指伊朗一次又一次地轻蔑西方国家,继续支援恐怖主义和发射弹道导弹,美国却处处忍让,只有沙地跟伊朗抗衡,沙地才不管会否触怒美国。

美国国务卿克里拉拢各方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努力可能很快会触礁。

受访官员说,华盛顿和利雅得有太多共同利益,包括确保国际石油市场稳定、打击卡伊达和“回教国”、美国对沙地军售等。他们相信,美、沙会渡过此次外交困境。

在巴林吉德哈夫斯有妇女上街示威。(美联社)

在巴林首都麦纳麦附近的达伊赫,有抗议人士与镇暴警察对峙。(美联社)

沙地伊朗或避兵戎相见

广角评论
沙地2日处死知名什叶派教士尼姆,并在翌日与伊朗断交,背后是种种的博弈。 
沙地、伊朗分别是逊尼派、什叶派阵营的主要代表。沙地长期与瓦哈比教派结盟,该国国王以回教世界领袖自居,将回教视为对外扩大影响的最大软实力。
伊朗则信仰什叶派,l979年革命后又实行“教法学家统治”,并对外“输出回教革命”,德黑兰长期以来一直批评沙地打压、歧视什叶派。
因此,当前伊朗与沙地争夺中东地区领导权的博弈,明显带有教派冲突色彩,几乎在中东所有热点问题中都有体现。
在“阿拉伯之春”中,沙地成功躲过“政权更替潮”,之后还进行了“金元外交”、“油价战”、攻打也门什叶派武装组织“胡塞”等。这些都让沙地逐渐成为阿拉伯世界新的“领头羊”,并凸显该国在国际战略博弈中的分量。
美国打垮阿富汗塔利班、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帮助”伊朗除掉两大地区的逊尼派对手。而自2011年起,伊朗在伊拉克、黎巴嫩、也门、叙利亚影响力日趋扩大。
此外,西方国家逐步取消对伊朗的制裁,加上国际石油价格的影响力恢复,这些都进一步增强伊朗的对外影响力。
近年来的一系列变化,使中东地区的脆弱“多极制衡”生态被打破,伊朗与沙地“双雄博弈”的局面将成为最显著的特征。
从目前形势看,虽然双方之间言辞激烈、剑拔弩张,但伊朗谴责沙地处死尼姆的同时,他谴责破坏沙地使馆的行为。
这表明,沙地与伊朗都认识到,双方鹬蚌相争只会让渔人得利。双方还认识到,在面临恐怖主义威胁时刻,冷处理比大打出手更符合各方的利益。

(摘录自新华社)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