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工部:大马拥行使权利
退出跨协不会破产

(吉隆坡5日讯)国际贸易与工业部声称,大马若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A),将不会导致大马政府破产,在TPPA条款下,缔约国可在不违反任何义务下,行使退出TPPA的权利。

贸工部说,TPPA允许缔约国在不破坏协定下行使权利退出协定,而海外投资者亦可在投资章节下以违反任何义务为由,把政府带上投资者与国家争端解决机制。

“纵然如此,如果大马签署了TPPA,但之后决定退出,海外投资者就不能应用投资章节的保障。

“因此,区区退出的举动,将不会导致大马被海外公司起诉。”

贸工部指出,在该30.6的退出条款下阐明,(i)任何缔约方得向存放机构提出书面退出通知后退出协定。退出之缔约方应透过联络点同时通知其他缔约方;(ii)除非缔约方同意不同的期程,否则退出的缔约国在以书面形式通知存放机构6个月后才生效。当一缔约方退出,本协定对其余缔约方仍有效。

贸工部昨晚针对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于去年12月31日在他个人部落格上撰写一篇“退出TPPA将导致大马破产”的文章,发文告如是回应。

马哈迪在文中表示,倘若大马退出TPPA,将会导致我国政府破产,因为投资者将可通过投资者与国家争端解决(ISDS)机制,起诉大马政府导致他们丧失未来的利润。

马哈迪于去年撰写一篇“退出TPPA将导致大马破产”的文章。

利益远超成本

贸工部坦言,政府承认在TPPA中,有成本须要我国承付,然而TPPA所带来的利益远远大于这些成本。

“假如我们加入TPPA,当中将会面临一些挑战,但是政府观点是认为,站在大马立场的总体而言,大马会从TPPA中受益。”

贸工部指,不同于自由贸易协定,政府将会在本月尾把TPPA带上国会特别会议,通过国会辩论和议决后才会签署TPPA,而我国是唯一一个在签署TPPA前,寻求国会通过的国家,这点并无阐明在国内法律内。

“与此同时,如果我们决定要成为TPPA的一方,签署后还会有两年的批准生效期,如此一来,预料最早也要在2018年初TPPA才会正式生效。”

“退出没违约”

贸工部举例,如果大马退出TPPA,已在大马成立的公司不能把大马政府带上ISDS,除非我国仍在TPPA期间,确实有违反缔约条款,否则不能区区因为利益损失而通过ISDS向大马政府采取行动,因为大马已不是TPPA的缔约国。贸工部重申,退出TPPA,并没有违反TPPA的缔约。

“说我国退出TPPA的行动将会促使政府破产的说法是不正确的,政府能在TPPA的投资章节下被起诉,若被证实破坏条款,可能还需付上赔偿金。虽此,退出TPPA并不构成违约。”

政府决策考量利弊

贸工部说,任何决策的过程中,政府在作出决策前,都会考量到政策的利与弊,TPPA亦如此。

政府会与利益相关者进行各种会谈,在谈判过程中突出有关问题,同时在协商完成后,讲解TPPA会带来的成果。

“在多番交涉中,土著相关者强烈表达他们的意愿,我们要有胆量地保护我们的核心政策,包括土著权利。

“同样的,各方所提出的关切事宜也是在谈判过程中引导我们的做法,其中这最终将会冲淡投资者与国家争端解决(ISDS)机制等。”

贸工部指出,分别由大马普华永道(PWC)和大马策略及国际研究所(ISIS)的两份成本效益分析報告(CBAs)已完成。

贸工部也说,参与TPPA将不会限制我国参与其他区域的贸易措施,我国将会继续推动自由贸易政策及均衡的经济成长,好让我国在受保护的敏感领域上,如土著政策更具灵活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