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而为

书名:《Wild: From Lost to Found on the Pacific Crest Trail》 作者:Cheryl Strayed

出版:Cheryl Strayed

其实,生命中有很多的伤离,对自己的失望,但要面对很难。

面对自己是一种很暴烈的行为,那是活生生地把自己最黑暗的东西,从心中最黑暗的角落掏出来,让自己无处可逃。那可以是伤痛、遗憾,可能更多是愧疚和无法原谅。

又或者其实没那么激烈,而是在时间长河中,那几十年的转身回顾,也没有那么复杂和富有哲理,只不过就是生命一直来一直来,再怎么沉重的过去,在回忆的时候却轻轻地。虽然有些伤感,但总是过去了。

这是我从过去一年的阅读中,所学会的事。

自己可以拯救自己

我从雪儿史翠特的《那时候,我只剩下勇敢》(Wild: From Lost to Found on the Pacific Crest Trail)了解到,在生命最低沉的时候-她丧母、酗毒、在愧疚中放弃自己——只有自己可以拯救自己。

雪儿开始其长达1100哩的太平洋屋嵴步道时,并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在等待着她。但她厌倦了讨厌自己,而在某种奇怪的缘分下看到太平洋屋嵴步道的旅游书,而决定去这个无人之地。

读这本书也确立了我一直以来认为大自然对人有疗愈作用的想法。就算道路多么艰难,在经过一片荒漠后,能够看到河,看见水,心就像被洗涤了一样。看着太阳升起,看着夕阳慢慢沉落,那些周而复始和生灭,就那么自然。

我是在看过电影后才读书,读的时候发现了更多。我发现了雪儿希望成功一个作家的梦想,而从她的阅读清单中认识了女诗人Adrienne Rich的诗作。

另外,我也从香港作家黄碧云的《烈佬传》理解到有时候很激烈的生命轨迹可以变得那么轻,如黄碧云自己所说的:“至烈而无烈”。

书本叙述了小说主角阿难至暮年的一生,从少不更事,开始吸毒,行古惑,入狱出狱,吸毒,买卖毒品以吸毒。阿难生命中的那些人,进进出出,有些死了,有些断手断脚,有些转行了。他成长的湾仔也转变了。

小说读来,仿佛阿难生命中的很多事都已预先决定好了,阿难不过就是这样从现在被推挤到未来,从容地。吸毒了,然后就为了能继续吸毒而做尽许多事,进出监狱,生命就这样过去了。直到对毒品以及毒品所能带来的欢乐心死了,而戒掉了。

有趣的是,阿难的人生经历也像是香港毒品买卖历史,他叙述出狱后再度吸毒时,发现一些毒品已不如前,煞是有趣。

书中的轻,是因为阿难本简单,不谈什么人生哲理,又或者是因为时间和成长?

体会放慢脚步

而论及时间,还真想说说今年在旅游京都时重读舒国治的《门外汉的京都》,而更能体会放慢脚步,不赶景点,慢慢地在京都生活的情怀。那是一种被拉长的时间,每分每秒过得很快,彷佛一下子便天黑了,但心里的经历和感受很丰富,多是平静而快乐。

舒国治描绘的京都生活,拉开门、关门,穿木屐行走,睡得早醒得早。那氧气充沛的森林、满山的红枫绿松。又或者是去咖啡馆坐坐喝杯咖啡,然后看人来人去。又或者是京都的长墙,适合慢慢地行走,在外观望,当个门外汉。

若说阅读是发现自己的旅程,我觉得2015年的阅读的主题,似乎是在验收别人的发现(这样自己是否可以走少一点路?呵,也不尽然),并从而学习勇敢但放轻松,不急着出发,不忙着抵达,而是在生命途中学习无为而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