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校方开学前更新破烂课本
张盛闻:风波不应被政治化

张盛闻(右四)颁发新课本给黄秋云。在场者包括高添发(左起)及茜蒂再顿,右起莫哈末沙烈及杨凤玲。

张盛闻(右四)颁发新课本给黄秋云,在场者包括高添发(左起)及茜蒂再顿,右起莫哈末沙烈及杨凤玲。

(巴生6日讯)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说,课本破烂风波不应被政治化及种族化,同时建议校方在开学前解决破烂课本更新问题,以免类似事件重演。

他说,由于各校处理借贷书籍的方式不一样,因此才会发生学生被派发破烂课本的问题。

“无论如何,我希望大家不要借题发挥,课本破烂本来就可以向校方反映及要求更换,有心人无需玩弄课题,指责教育部边沿化华裔子弟,把事情种族化,因为这都不是官员的本意。”

他今日前往巴生中华女校了解破烂课本来由后这么说。

他说,各校处理借贷课本方法不一,一些学校在学生归还课本时,就会事先检查课本的破烂程度,并决定进行修复或淘汰更新,包括向教育部反映要求更换或要求借贷学生赔偿等。

张盛闻到中华女校了解课本破烂的问题。

张盛闻到中华女校了解课本破烂的问题。

拿到破烂课本可向校方要求更换

他说,经了解,发现中华女校的做法是在新学年开课后才派发课本,倘若学生拿到破烂课本,就可向校方要求更换,这是有别于其他学校的做法。

“我在此建议校方或可效仿其他学校,在学年结束时回收课本之际,就立刻检查课本的可用性,若课本过于破烂,就直接更换,避免再把课本交到下一位学生手中。”

出席者包括雪州教育局副局长莫哈末沙烈、雪州教育局人力资源小组主任茜蒂再顿、巴生县华小督学陈义骏、巴生中华女校董事长高添发等。

张盛闻:家长有权将破烂课本上网
但直接向校方反映能更快解决问题

张盛闻说,家长有权将破烂课本上网,但是实际且更容易的解决方式,是直接向校方反映。

“我们不能保证学生都拿到全新的书籍,但是至少在现有机制下,课本若能使用,就会继续使用。”

他也呼吁父母教导孩子爱护课本,以便让下一位借贷课本的学生能用到完好的课本。

另外,他说,教育部虽无意统一贷书计划作业模式,但是会把上述问题带入内阁汇报。

杨凤玲(档案照)

杨凤玲(档案照)

校长:课本若破烂
全年都可要求更新

中华女校校长杨凤玲指出,课本破烂要求更新是全年进行的,因此学生或家长毋庸担心所借到的课本出现破烂问题。

她说,根据现有制度,校方每年都可以申请3%的新课本,接着在每3 年重新检讨课本是否需要淘汰更换。

“根据标准作业程序,学校每年可以要求淘汰更新3%的课本,不过若超过此数据,也将获酌情处理。”

校方会在每年淘汰一些破烂不堪的课本,而有关须更新课本的标准是书籍已被撕破部分页数、破洞等,已无法再修复了;一般更换新书需视课本存货,若有存货,在1、2天内可获更新课本。

黄秋云被媒体追问时说当时或因沟通有误,才以为无法获得更换新课本。陪同在侧的是亲戚李先生。

黄秋云被媒体追问时说当时或因沟通有误,才以为无法获得更换新课本。陪同在侧的是亲戚李先生。

家长:沟通有误以为无法更换
为免孩子失望购新课本给孩子 

课本破烂风波中的家长黄秋云指出,当时或因沟通有误,以致她感觉无法获得更换新课本,为免孩子失望,最终其家人决定买过所有新的课本给孩子。

“我们在去年12月30日的新生入学日时,收到8本课本,其中2至3本,主要是语文课本都非常破烂,孩子拿到课本时,都感到很失望。”

她今日受邀到校接受新书派发后,受到媒体追问时说,家人曾向贷书负责老师反映,对方的回应是“如果有书,将立刻更新,否则,就没有办法了。

“或许是误会,但是当下第一反应是以为无法更换到新书了,因此才会花费50多令吉,重新买过新书给孩子,毕竟以后还可以给孩子的弟妹使用。”

黄秋云的丈夫未克出席,她在亲戚李先生陪同下前往学校领取有关的课本。

家长可接受课本陈旧
但无法接受课本破烂

询及接获迟来的借贷书籍后,是否会卖掉之前新购的书籍时,黄秋云无奈地表示,都已买下了,应该不可能退还,所以还是会继续让孩子用部分的书,以及一些作业。

李先生则说,实际上,他们可以接受借贷课本陈旧,但是过于破烂的课本就很难接受,尤其当看到孩子拿到破烂书籍的失望模样,家长更感到心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