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情怀迷恋的句子/蔡家茂 

我的少年好友林君是个文艺爱好者,小学毕业后他到新加坡读英校,仍然不忘写新诗,经常将作品及其他新加坡青年诗人的大作寄给我拜读。因受他的影响,我也为新诗着迷。那时年轻人的题材以男女间的爱慕居多。林君似乎已有要好的女友,他的作品都是情诗。我没有女友,但也有慕少艾的情怀,那种情怀,郁郁于心,似有似无,没有对象,似在追寻,我没能力表达,于是在他人的名句里打出口。这些名句,当时熟记于心,随着时光的流逝,如今已淡远模糊,不能全记了。 

这些句子如“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只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青年男子谁个不善钟情?妙龄女郎哪个不善怀春”;“念桥边红药,年年为谁而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风前带是同心结,杯底人如解语花”;“如此星辰非良夜,为谁风露立中宵”等等,都是缱绻缠绵,令人禁不住要再三咏叹,惆怅不已。 

力匡擅写少年情怀

如果我没记错,当年的〈商余〉也刊登新诗,众诗人中,力匡写少年情怀很有一手,新诗虽难记,我却也能略记他的力作。 

当酸苦泪水使我眼睛朦胧, 

望着你头上白纱在微风里飘旋,

你的手插在一个陌生人的手中,

缓步过来,眼里仍有无言的幽怨, 

当你再也不、再也不会回转! 

而最能触人愁怀,令人柔肠百结的,是《恨不相逢未嫁时》这首老歌,这次歌十分哀怨,如泣如诉,我把它看作是一首很美的新诗,诗句优美,笔力柔婉却感人至深,其结尾更令人无限低徊: 

可是命运偏好播弄, 

又使我们无意间相逢, 

我们只淡淡地招呼一声, 

多少的甜蜜、辛酸、失望、苦痛,尽在不言中。 

我垂垂老矣,偶然回首,好句又再盈怀。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