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特的绳子

发现,结婚这东西,仿佛是在我和太太身上,绑上一条看不见的绳子,一头系在自己身上,一头系在对方身上。

看不见的绳子

这是条很奇特的绳子,日子平顺时,不论各自在上班,独处时,或者共同吃喝睡觉的生活,几乎都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一旦两人意见不合,甚至吵架,这个时候,最不愿意看到对方,也很容易浮现如果能恢复过去的单身生活该有多好的想法。但是,这条绳子却会自动缩紧,让我们反而靠得比平时更近,是一种连对方呼吸都听得很清楚的距离。

那真是一种很难描述的感受,虽然这时候会有一方说:“我不想看到你 / 妳!”并且可以保持很远很远的距离,但绳子却把我们两人得罪对方的言语、意念以及行动拉在一起。

保持紧度

纵使费尽心力,也无法割断这些与自己绑得紧紧的埋怨、不平与生气;最后,绳子一定是把我们两人的感受与情绪全部绑在一起。眼看绳子是解不开了,此时我们大多会不约而同地认为,婚姻真实难挨,眼前的这个人真是难看,日子真实难过啊!绳子当然不会回应,仍然持续保持它的紧度。

这时候刚好看到报纸上各种离婚的消息,我都会想,报上的夫妻应该也是被这条绳子绑得太紧,紧到只有剪断才能喘口气的地步了吧!可是,一阵子之后,发觉每次只要两人坚持自己才是对的,进而情绪高张、斤斤计较,并产生被绳子绑得紧紧的感觉时,却因为一个动作,使我第一次体会到,如何不用剪断绳子也能挣脱束缚的奇妙经验。

松脱“僵”绳

场景同样是在我(或太太)犯了第N次的错误下,有一方指责对方说,这些事情说了这么多次,还是不改……;他方不是沉默,就是加入战局……那时我们都知道,绳子又要开始把我们绑紧了。不过这次,我做了一件很困难的事,因为自己一向对于“一件事情是否公平处理”很在意,对于自认不公平的事,通常都是很难退让的,但这次我突然觉得,我们不应该继续被绳子绑下去了。于是我跟太太道歉。

虽然心头仍隐隐觉得自己是对的,但每次道歉,绑在我身上的绳子就松了一点;为了多享受一下这种舒服的感受,道歉的口气愈来愈自然。

不过,若自作聪明地在道歉中加上为自己说话的任何理由,这条可怕的绳子会有灵性地又缩紧,于是只有继续道歉。结果不用几次,我身上的绳子好像脱离了一样,那种轻松,真是难以形容。

可能太太发觉了这点,可能她那边的绳子还是把她绑得紧紧的,于是她也慢慢偷用起我这个新发现,之后,反而是我还没有察觉绳子要发挥作用时,她就先主动道歉,这时候我发觉,天啊,她道歉的样子真美!

夫妻心绳相系

我们不但学会了这项秘技,而且越来越熟练,绳子也就愈来愈无法发挥它原先把我们绑在一起的功能了。但就像我先前所说的,这是一条有灵性的绳子,我发现,它竟然自动调整,变成一条能保护我们的感受、心情与默契连在一起的绳子,让双方借由它,认识并了解彼此对生活中大小事情的感受,比如说,有一次我想打电话给 A,刚拿起电话,坐在旁边的太太就说,是要打给A吗?她完全猜对了,我想,是那条绳子帮的忙。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