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学历值钱吗?
雇主更重软技能

在小组讨论中,5位嘉宾发表了实用的观点供关键利益相关者参考。左起为熊德仁、诺阿芝丽、罗希沙玛、主持人邱仕将及冯良星。

我国的大学毕业生是否过于自信了?一面试就狮子开大口,起薪开价3400令吉!“我有那么高的学历资格,难道就不值这个价钱吗?”也不是要打击你的自信心,只不过现今雇主要求的不仅是那一张高学历文凭,而是你的软技能是否能打动雇主的心?

不难发现,雇主与学生之间的期望形成鲜明对比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在艰难的经济时期,53%的雇主表示将实施更严格的雇用政策,而正准备投入就业市场的毕业生将面临最终的试金石。

通过英迪国际大学及学院(INTI)访问600名在我国3个市场中心的受访者所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了大马应届毕业生的能力和竞争力一分为二的观点。

调查显示,虽然79%的家长和学生认为现今大学毕业生的软技能已大幅提升,但84%的雇主强烈反对,并指出尽管学术成绩很优秀,现今的毕业生仍然缺乏职场成功的先决条件——软技能。

另一个重大发现是,学生和家长认为软技能——沟通、协作能力、批判性思考和创意力应该并重,但雇主认为沟通才是最重要的技能,也是他们招聘人才首要考虑的软技能条件。

在家长和学生组相应的结果中,出现了重叠的少数领域之一,88%的家长和学生承认在找工作时,软技能比成绩更重要。

87%的学生也很重视强调发展软技能的高等教育机构。83%的雇主也同意这点,并指出毕业自注重软技能的培训与发展的高等教育机构的毕业生素质确实有明显的差别。

实习有助就业前景

另一个共同期望是在工作经验方面,87%的雇主同意毕业自注重实习的高等教育机构的毕业生往往有更好的表现,而90%的家长和学生一致认为,这将有助于获得更好的就业前景。

我国目前经济低迷的情况导致81%的学生和家长承认,学生毕业后最好马上进入职场,尽快开始赚钱。尽管如此,调查结果显示应届毕业生的平均起薪与所期待的并不匹配。家长和学生认为起薪应该是3400令吉,但实际市场的起薪平均介于2100令吉与2500令吉之间(JobStreet 2015)。

英迪总执行长罗希沙玛表示:“我们希望通过该调查了解毕业生和雇主的期望,以确保能够满足关键利益相关者的需求。我们对二分法的观点感到惊讶,因为他们的期望和看法截然相反。如果任其发展下去,这种不匹配的期望将进一步扩大,导致毕业生失业或跳槽,而雇主则面临高离职率或无法获得合适人才的压力。”

除了汇报调查结果,大会也邀请了业界专人和学生参与小组讨论,包括马来西亚优步(Uber)总经理冯良星、LinkedIn经理熊德仁及英迪学生诺阿芝丽。

★英迪总执行长罗希沙玛(罗)

★马来西亚优步(Uber)总经理冯良星(冯)

★LinkedIn经理熊德仁(熊)

★英迪学生诺阿芝丽(丽)

问:比起以往,现今的高等教育是否过于强调技能呢?

罗:按照目前就业市场所反映的情况,技能强调是必须的。这并不代表学生的学术成绩不重要,我们要确保学生的学术与技能皆有良好表现。在进行有关调查时,我们从雇主的口中了解到优秀的毕业生的确可以轻易跨过录取条件的门槛,但他们具备的技能才是雇主的首要考虑条件。

问:为什么毕业生具备沟通能力如此重要?

冯:在众多软技能中,我们特别着重沟通效率。沟通效率是指依据利益点,选择适当的时间、方式、手段,快捷、准确、及时传递信息产生的实效性和节奏感。沟通是双方面的,有效率的沟通技巧包括沟通要有明确目的、善于聆听、避免无休止的争论及使用高效的现代化工具。加强沟通效率,才能提升工作效率。

问:如何在课堂以外学习软技能?

丽:由于我主修的是国际商务与管理课程,所以室内教学较倾向于基础理论。在课堂以外的时间,学生可以通过学生俱乐部、实习计划等等学习和加强软技能。大学是一个最佳发挥软技能的平台,学生应该趁在学的黄金时期全力开发和掌握不同的技能。

问:据调查显示,大学毕业生的平均薪酬介于2100令吉至2500令吉,与他们所期待的3400令吉差了一大截。面对这种情况,他们是否应该坚持所期待的薪酬呢?

熊:我经常告诉毕业生,先把优渥薪资摆一旁,在前5年以赚取“经验”和“技能”为主。先做长远思考,问自己在未来的20、30年后,所掌握的技能值得1000万令吉吗?或,你现在赚很多钱,但未来所得经验只值500万令吉?

要知道,甫进入社会的毕业生拥有的实际技能不多,第一件要做的事应该是尽量掌握更多技能,否则你只是用时间来换取金钱,而时间是人生最宝贵的资产,一去不回头。我认为,毕业生对于甫进职场前5年所赚取的薪资不必过于看重,先利用3至5年的时间掌握更多技能,这是对未来的一种投资,日后自然能赚取所期待的薪酬。

问:身为一名学生,你认为为何各方会产生观念差距?

丽:观念差距的存在是因为各方的期望不匹配。举个例子,在执行实践计划时,雇主与学生有机会互动交流,前者认为学生可以达到他们的要求。实际情况是,实习生一般都是处理一些简单的事务,但却以为既然能胜任有关事务,以后真正踏入职场也能应付得来,而忽略了两者程度的不同。

另外,基于每个父母的想法不同,我也无法明确地道出父母对孩子的薪金期望的原因。不过,从我个人的观点来看,父母主要关心的不是学历资格和薪资的平衡,而是孩子如何在百物上涨的时代生存;当然,其中也包括3至4年所缴付的学费和孩子付出的努力。父母不能一辈子养育孩子,他们希望看到孩子毕业后能够在社会生存;除了理想薪资,同时也能掌握生存技能。

至于学生方面,影响力很重要,被动者需要被主动者改变。通过课业项目合作或讨论,学生可各自发表意见,其中只要有5%至10%的学生(包括讲师)发挥影响力,便足以改变其他人的观念。

其实,大部分的学生都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当一个人对未来方向感到迷惑,怎么能为自己设计一条圆梦之路呢?当你清楚知道自己的方向,你就会找到正确的价值观。正确的价值观可以启发一个人的创意、创新、团队精神等,大学也可以帮助他们发现和开发潜能。

问:从雇主的立场来看,你们期望大学如何装备毕业生面对职场生涯?

熊:大学的责任不仅是教导学生建造一只船,同时也要教导他们有关航海的技巧。大学不单是要传授知识,而是要帮助学生释放热忱和创意。当一个人对一件事充满热忱和信心,潜在的软技能将得以发挥。

冯:学生最需要的是对知识和技能的渴求,以提升自己的价值。很多大型企业公司想要的不是每天准时上下班、按指示工作的职员,他们想要的是懂得思考自我增值、帮助别人进步,同时也能发挥沟通效率的人才。

问:大学将如何加强学生的软技能?

罗:在课堂上,我们不只是教授基础理论,同时也会融入体验式教学,让学生认识不同的社会现象。讲师将通过分组进行项目活动,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学生可自由发表意见及发挥不同的技能,借此帮助每个人了解自己的强项和弱点,并学习建立团队精神,共同解决问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