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男人——吾父/雅蒙

两只手掌的尾指偏长,据说最适合弹钢琴。但小时因为家里没有钢琴,虚荣心奇重的我就自艾自怨,“不幸”生长在“穷苦人家”。阿弥陀佛罪过罪过,真是太对不起先父,这简直是诬告。实际上先父一直供应一家人丰衣足食,我从没吃过苦,没当过童工,不像邻居小孩夜晚在街头兜售夜报。穿的都是新衣,四季衣裳齐备,上学穿白鞋,出门穿皮鞋。

每天上学有两毛钱零用,下午回来还可以向母亲另讨钱买零食。出来做事听同事朋友提及他们的童年,才知道父亲把子女养育得从没吃过苦。一位混过江湖的朋友对人形容我:你看他就知道这是从小娇生惯养的人,根本不能与他计较。朋友说他们上初中每天才有5分钱。那时候二轮戏票4毛钱一张。即是说如果我省下零用钱,每两天就可以上一次戏院。

一位在60年代出世的安娣说,他们天天都是猪油配黑酱油捞饭。我们家每一顿主菜都六七样,餐餐有鱼有肉,过大日子有儿童最爱的花沙尼柑水两大瓶,我竟然诬陷先父让我生长在“穷苦人家”,真是太没良心了。

妻女穿戴好

先父绝对是个顾家的好男士。父母那一辈是不会把爱挂在口里的,但长大后从一些事可以明白父亲对母亲的情意。虽然是“盲婚”,那时的男人都对妻子有担带。后来我发现早年母亲刚刚南来时,有好些首饰都是父亲买给她的,金项链要够长够粗还要够黄(这显示黄金成分)。雕花金手镯是6只成一串才好看,左右手各一串。也不能少了金镶玉耳环,还分家常戴的,出门做客时另有更好的。父亲还会为女儿买金项链,一颗颗小金珠串着,得意好看。这可见父亲爱妻爱女,尽一家之主的本分,妻女穿戴好才是不动颜色,显示一家之主的本事。

坠手银腰链

母亲去世前金饰交给我,都分出去给家人当想念了。我对这些金银兴趣不大。只收了母亲中年时常用的一条银腰链,坠手沉重。这个我老早知道是父亲在二次大战前用10元买给母亲的。后来我还在母亲陪嫁的樟木箱里找到另一条较小的。都有一个玉牌与一个老英皇银币为扣。多年后又在箱子里找到一个薄薄金坠牌,二姐说也是父亲战前买给母亲的,那时不贵,但是古董手工很精致,我一看就喜欢就自己收着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