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八戒不见了/南洋社论

大选来临时,种族化、宗教化、政治化的言行就出来了。

砂州公正党主席巴鲁比安感叹,很多身分举足轻重的人忘了,大马是一个世俗民主国家。他说出人们的心声,国内种族化、宗教化、政治化言行的失控,濒临危害国家经济、民族和谐地步,多次的极端言行,最终可能忧擦枪走火的担忧。

思想决定行动,行动决定习惯,习惯决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未来一年的国运会不会败在一班自私自利的政客手上?所有宗教正信者,都不愿看到享有的种族和谐、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受到侵蚀。

然而,迩来种种事件的演变与激化,无不让人更忧虑,信手拈来:上诉庭裁决民事高庭无法审理改教案、玻州宗教师阿斯里挑起马航空姐哭诉禁带头巾和被逼端酒、刘蝶广场手机事件、清真与非清真手推车、中港贺岁片《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广告牌没了猪八戒等。

当宗教越走极端,回教国组织成为欧美,东南亚,甚至中东阿拉伯等国家的国际公敌时,反映了宗教化政治与言行,招致世人厌恶的事实。

回教国组织与回教是不同的两回事,其打着回教旗帜的言论暴行,平添了大家对回教的误解,将回教国组织部等同于回教,因此,任何的宗教化言行,此时出现,既不必要也徒增误解。

回教国暴行继续暴露于世人眼球时,再多的辩解都不能化解所有对回教的误解与不明。白马非马再讲一万次,人们还是会根深蒂固马就是马,没什么白马黑马之分。

还不到一周前,我们才说“猪八戒”是人不是猪,马来文版《西游记》非但未受制于宗教上的忌讳,反而大受马来社会的欢迎。

马来西亚汉文化中心主席吴恒灿与国家语文出版局管理局主席莫哈末沙烈一起推介这本中华钜著时才说,对一些人来说,他们想知道“猪八戒”和佛教这两个问题,在马来社会的反应如何,结果马来社会非但不抗拒书中描述的这个人物,还高度认可。

近日,就出现了中港贺岁片《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电影广告牌不见了猪八戒, 不禁让人莞尔,也让人叹息。

大马是回教国或世俗国向来是政客的热题,非大选期也成为演练耙子,也就让人担心进而危害国家经济,重创民生。

1月1日起,所有NSK霸级市场将全面落实区分清真与非清真推车,既不符现实,更与市场经济渐行渐远。

宗教入侵百姓经济生活层面,全球剧烈招商拼经济时,所有极端言行与思维,务必严加遏止,以免放缓的经济雪上加霜。

1995年美国电影“小猪宝贝Babe”勾起了我们的回忆:一个农场里养了很多动物,鸡、鸭、鹅、猫、狗等,大家生活得非常融合。当年,大家处在了一个非常放松、信任和开心的环境中,《猪》电影海报不是一个课题。

两天前,华总会长方天兴希望在新的一年,政客应自我克制,停止发表煽动种族或宗教情绪的言论,避免擦枪走火,希望新的一年国家经济、各行各业及人民百姓都能够脱离苦海,苦尽甘来。这也是大家的心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