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污染 鱼产淡季
新年鱼虾料贵10%

鱼量大减,新年鱼虾价将比去年的贵10%。

渔民迎来10年最惨的淡季,新年鱼虾预告贵10%。

吉玻海域遭海洋生物红水母污染,鱼获大幅减产,加上马币汇率贬值缩减外国鱼量入口,预料农历新年应节海产大暴涨。

每逢新春吃贵鱼似成传统,今年也不例外,惟因海鲜产量在短期内呈现不稳定的情况,将牵制鱼虾价格狂刮涨风。

另外,槟城南区渔民公会主席亚斯哈表示,由于海水污染及东北季候风的关系,导致鱼获大量减少,渔民及鱼商在过去的12月份里有6天零收入,无鱼虾可卖,而这也会连带的影响到今年新年的鱼虾都会比去年贵多10%。

红水母是污染海水的罪魁祸首。

免价格再涨及缺货家庭主妇抢购海鲜

吉打州渔业船主公会主席卓双才局绅告诉《南洋商报》,近两星期,吉玻水域出现大量红水母污染水质,使到原本已锐减的鱼获产量加剧,平日最盛产甘望鱼也首当其冲。

他说,年节最热卖的特定海鲜类包括斗鲳、白鲳、红皂、午鱼、花斑及明虾,产量明显倍减,价格节节攀升,居高不下。

他表示,现距离华人新年约一个月,许多家庭主妇在两周前已开始抢购海鲜,避免价格进一步暴涨及货源短缺。

卓双才说,种种不利因素冲击,今年百物又酝酿飙涨,其中油价及运输费的调涨,间接影响海产价格稍比往年高。

他透露,正值鱼获歉收之际,偏偏又遇上红水母来袭,造成海产业祸不单行。

纵观行情的变动,鱼虾价格会继续呈现上升趋势。

不敢冒然订购泰海产

卓双才指出,甘望鱼产量减少三或四成,需求量高的应节鱼虾海产类更是减半,可预见价格会出现大浮动。

我国海产面临短缺时,过去都是从泰国输入纾缓,但是,随着泰国渔业受到气候影响减量,而马币近期大幅贬值,牵动鱼产批发价高涨,本地鱼商纷纷采取观望态度,不敢冒然下订单。

他说,往年,从泰国入口的红皂、大花斑、午鱼及马鲛鱼等,都是农历新年受青睬的进口鱼类。

他补充,今年迎新春,海产价比去年稍高,预料在货源供不应求之下,华人过节被逼吃贵鱼虾。

斗鲳是新春应节畅销鱼产,炙手可热。

海水污染及季候风影响渔民上个月6天零收入

槟城南区渔民公会主席亚斯哈表示,由于海水污染及东北季候风的关系,导致鱼获大量减少,渔民及鱼商在过去的12月份里有6天零收入,无鱼虾可卖。

他说,虽然历年来11月至12月份都是鱼产量的淡季,之前也是有发生没收入及没鱼卖的情况,但最多1个月才一次,不会像这次那么严重,而这也会连带的影响到今年新年的鱼虾都会比去年的贵10%。 

他指出,由于农历新年都在鱼产淡季12月份后,所以导致在新年间热销的斗鲳鱼、甘望鱼及大虾都在起价的行列中,但这次偏偏这个时候又是鱼货量最惨淡的一次,因此以斗鲳鱼为例,最好等级的之前是一公斤48令吉,现在已升至68令吉,新年期间将涨至80令吉,且这是鱼批发商的价格,并不是鱼贩在市场的售价。 

“其次,甘望鱼将从一公斤6令吉变成12令吉,而大虾则预计将从一公斤63令吉涨至70或80令吉。”

他说,其他鱼类及螃蟹的价格变动不大,会根据届时的市价而定,若1月尾时鱼货量增加的话,新年的鱼虾价格就不会涨得那么多,但是否会降仍是未知数。 

另外,渔夫卢先生表示,之前出海捕鱼一趟可捉到200至300公斤的甘望鱼,所以其售价才会在5至6令吉之间,但是目前才捕获不到3公斤,有时才有几条而已,才会导致价格上涨至一公斤12令吉。 

明虾价格节节上涨。

鱼获减少  出口影响海产早已涨到新年价

(大山脚4日讯)近期海产的捕获量减少,导致价格水涨船高,虽然距离农历新年还有一个多月,但是目前海产价格已几乎达到“新年价”了!

有业者直指这十余年来,还是首次面对这问题,相信除了捕获量少,还有出口因素,导致目前的海产价格高企。现在这种情况,业者也无法确定多几天价格是否会回稳,或会一直高涨,谁也说不上来。

未来无法预估

锺鱼业的东主锺裕祥受《南洋商报》询问时说,目前还要看未来的海产捕获量,如果捕获量高,或许会回稳也不一定,但这也无法预估的。

他说,去年在这个时候(距离农历新年约1个月),海产的价格还没飙高,就以大白虾为例,去年这个时候才每公斤五六十令吉,可是现今已涨至每公斤约80令吉。

“我们是从港口收购海产回来,售价是跟着行情,其实如果海产价格贵,我们也不好卖,顾客会投诉,但是遇到价格高涨我们也是无奈。”

他说,之前因为圣诞节、元旦日,很多人在庆祝佳节之余,海鲜使用量提高,等到开学了,或许在海鲜量的需求没那么高,顾客都在期待价格是否会有调低。他说,不只是虾,甚至是一般人吃的甘望鱼,也涨至差不多每公斤15、16令吉。

“农历新年时受到欢迎的鲳鱼,如白鲳、斗鲳也有调整了,白鲳鱼每公斤50令吉左右,斗鲳好像称为‘正斗’、‘大斗’的也要每公斤70、80令吉了。”

他说,目前很多人已经开始收集海鲜准备过年,也有一些餐饮业者、冷冻业者,都在市场收购海鲜,所以市场对于海鲜的需求是有增无减。

他相信,海鲜价在近期水涨船高,是市场造就,不是什么人为炒价,追根究底就是因为捕获量不高。

他披露,根据捕鱼业者的说法,在距离农历新年,还有两次的涨潮期,一般的涨潮期也会导致鱼获增加,就期望在那两次涨潮期会有鱼获量增加而平稳海产价格。

港口招标价牵制海产价格

目前有些港口是推行“公开招标制”,就是一些海产集中一堆,然后公开给商家或顾客出价,往往这些出价就是一个标准。

据知,目前在瓜拉姆拉、高渊的港口,就有这种公开招标,有些港口是公开喊价,就是业者从最高价喊起,出标者在等到心目中理想的价码时就喊停,就这样成交。

也有的港口,是以秘密出价,出标者在业者耳边出价,价高者得。

这种往往就成为其他地区的标准价,就好比这公开招标的,成交价是一公斤70令吉,那其他港口的捕鱼业知悉了之后,就会对顾客说,在其他港口都有这个价码了,没理由在这里会贱价出售,都会追求接近或同等价码,也因为如此,只要公共招标的港口有新价格成交后,其他港口的价格就会调整了。

在本地附近的鱼港还有武吉淡汶、角头、北海、槟岛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