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教问题属回教法庭权限
上诉庭裁决英德拉3孩子是回教徒

英德拉面对的孩子遭改教案件,须交由回教法庭审理。

(布城5日讯)上诉庭裁决,回教法庭是处理改教问题的专属权威,而且,任何人改信回教,绝对是一个宗教问题。

上诉庭法官拿督峇利亚强调,关于一个人是否为回教徒,毫无疑问属于回教法庭权限。

峇利亚于去年12月30日,与上诉庭法官拿督芭达丽雅一致认为,国内“改教争子”案的印裔妇女英德拉,与改信回教的前夫及孩子遭改教的案件,须交由回教法庭审理。

上诉庭三司作出2对1裁决,异议法官是拿督哈密苏旦。

上诉庭的两票允许改信回教的里祖安(原名巴马纳登)的上诉,推翻怡保高庭于2013年撤销英德拉3名儿女于2009年信奉回教证书的裁决;意味着,英德拉的3名孩子在法律上依然是回教徒。  

峇利亚在39页的书面判词中指出,2004年回教行政(霹雳)条例第50条的字面解读,阐明回教徒身分属回教法庭专有权限。

他说,接受由高庭来检讨回教法庭的专有权限,将抵触联邦宪法121条款,也不符司法检讨原则。他指出,英德拉没有断定孩子宗教身分的管道,不表示高庭就有权审理有关案件。

“除了权限问题,法庭也关注回教行政条例101(2)节,该条例提到,信奉回教证书是改教的确凿证据。

“除非在回教法庭受到挑战(证书),否则还是有效。”峇利亚指出,高庭裁决改教无效,违反有关回教行政条例50(3)(b)(x) 节。

异议法官不同判决“混合案应由民事法庭审理”

上诉庭法官拿督哈密苏旦指出,州法律规定,父母只能够为本身改教,未成年者改教,必须得到家长或监护人的同意。

他也指出,涉及回教徒及非回教徒的争议,权限不属于回教法庭,照常理,应由民事法庭来审理。

“为了安抚这类混合案件的当事人,联邦法院首席法官可指示成立特别法庭审理回教徒及非回教徒的回教争议,安排精通回教法和民事法的法官审案。

“联邦法院首席法官也可以与总检察长商量,修改法庭司法法令,允许州回教法庭大法官或其代表,与民事法庭的回教徒及非回教徒两名法官,一起审理有关争议。

里祖安滥用程序

“我在此强调,这种情况只是发生在改教者身上,与原生回教徒无关。”

哈密苏旦认为,在英德拉争取改教子女抚养权案件中,当事人改信回教的前夫里祖安,擅自为孩子改教,已经滥用回教法庭程序。

他指出,当事人3名孩子信奉回教的证书,与回教法庭权限无关,发出证书者隶属霹雳回教局的注册官,其决定属行政决定,民事法庭有权检讨行政性质的决定。

他说,2004年回教行政(霹雳)条例第50条,未授权回教法庭向非回教徒施加权限。

他说,改教的3名孩子必须宣读信条,在本案,3名孩子并没有申请改教或宣读信条。

哈密苏旦指出,很遗憾,国内出现“令人费解的判决”,因为大部分的法庭判决都严守议会至上概念。

他说,马来西亚与印度一样,都有成文宪法,也是国内最高的法律,所有行政包括立法行动,都受到宪法架构的约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