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执行长:码头海域没恶化
巴洛红海非铝矿污染

斯布拉翻阅大事报道巴洛红海的报章。

(关丹4日讯)关丹码头总执行长拿督斯布拉否认巴洛海边红海是关丹码头铝矿囤积泄漏造成。

他说,倘若是关丹码头海域红海扩散至巴洛海边,关丹码头海域污染情况应该加剧。

“但是,巴洛红海情况恶化,关丹码头海域红海污染并没有恶化。”

他图文并茂的展示说明于12月30日雨季当天巴洛和关丹海域红海情况的差异。

他指出,巴洛海边红海不是雨水冲刷关丹码头铝矿泄漏的所引发的。

或是普通红泥浆

“是其他因素造成巴洛海边铝矿污染,也有可能是普通红泥浆流入大海所致。”关丹码头总执行长拿督斯布拉是于今早召开记者会时,如是表示。

他说,由于铝矿课题相当敏感,关丹码头必要在巴洛红海事件上作出澄清。他强调,不在关丹码头范围发生,不是关丹码头的责任。

“即使是罗里载矿土运输至关丹码头的过程中,罗里带来红尘滚滚,那也不是关丹码头的责任。”

关丹港口的排水系统必须经过过滤湖,才排出。

采取长期预防措施

斯布拉表示,关丹码头展开长期的预防措施,其中包括建设铝矿囤隔离墙,建造过滤湖的过滤计划、装置清洗罗里系统。

他说,在铝矿囤积区建设30米高的隔离网,避免尘土飞扬。

“关丹港口的排水系统必须经过过滤湖,排水系统都附有过滤网,之后才排出河流,避免再造成河流和大海污染。”他说,每个铝矿囤积区都将装置清洗罗里系统,避免让肮脏罗里上路。

另外,他透露,关丹码头的囤积限量是270万吨,铝矿占了70%。

“每个月的铝矿囤积量平均是35万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