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凯鲁丁郑文杰案法官上榜
全国高庭法官大调职

阿里芬:大调职是由于部分司法专员被擢升。

(吉隆坡5日讯)全国高庭法官及司法专员大调职!

包括早前承审国家保安(特别措施)法令不适用于巫统峇都加湾区部前副主席拿督斯里凯鲁丁与律师郑文杰,允许两人保外候审案件的吉隆坡高庭法官拿督阿兹曼在内,共有11名高庭法官及司法专员被调职。

根据志期12月7日,由联邦法院首席法官敦阿里芬签准的公函显示,阿兹曼是从本月1日起,从吉隆坡高庭调至莎阿南高庭。

同时被调职者尚包括另10名法官或司法专员。

他们分别是西蒂玛丽雅法官(从吉隆坡刑事高庭调往吉隆坡家事高庭)、哈达利亚法官(从莎阿南高庭调往槟城高庭)、哈尼法法官(从莎阿南高庭调往吉隆坡特权高庭)、李瑞生法官(从吉隆坡家事高庭调往吉隆坡建筑法庭)、查巴利亚法官(从芙蓉高庭调往吉隆坡民事高庭)、阿都拉卡林法官(从马六甲高庭调往吉隆坡民事高庭),以及4名司法专员卡林拉曼(从关丹高庭调往吉隆坡刑事法庭)、诺丁哈山(从槟城高庭调往吉隆坡刑事高庭)、诺丁巴达鲁丁(从怡保高庭调往吉隆坡商业高庭)及阿兹兰(从新山高庭调往吉隆坡商业高庭)。

阿里芬:非惩罚旨加速案件审理

联邦法院首席法官敦阿里芬在证实此事时强调,全国特定法庭的法官或司法专员调职,此举纯粹旨在加速案件的审理及配合司法专员擢升的措施,绝非对涉及法官近期的一些判决作出惩罚。

阿里芬说:“这并非什么不寻常的事情,我们需要更多资深的法官到特定法庭审案,以加速案件的审理。而且,此举也是由于部分司法专员被擢升。”

他举例,隆高庭(刑事)法官阿兹曼被调到莎阿南高庭(刑事),是为了加速审理莎阿南高庭一些堆积多时的案件。

他对《星报》说:“莎阿南高庭有将近400个刑事案件,(阿兹曼)调职绝非对他作出惩罚。”

他补充,单是在莎阿南高庭(刑事)就有7名法官,以协助达到加速审案的目标。

阿兹曼被调职引揣测

阿兹曼在去年11月的一项标杆式裁决中,宣判破坏银行及金融服务的控状,并非2012年国家保安(特别措施)法令的范畴内,因此该法令不适用于凯鲁丁与郑文杰案,允许两人保外候审。

因此,此次阿兹曼名列调职名单,不禁引起外界揣测。

凯鲁丁代表律师哈尼夫称,阿兹曼调职后,凯鲁丁和郑文杰的案件将由另一名法官阿兹曼阿都拉接手,后者从新山调到吉隆坡高庭。

朱基菲里:年度重组

西马首席法官丹斯里朱基菲里指出,有关调职只是“年度的重组”,因此各方不应将此事与任何事情扯上关系。

他说,一些法官是因为拥有丰富的经验与能力,而于最近被调至吉隆坡高庭(刑事)。

“举例说,在吉隆坡,我们将高庭(刑事)法官人数从3人增加至4人,以审理“回教国”及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这类案件正逐渐增加,我们必须优先审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