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脱胎换骨?/谢诗坚

2015年对中东国家来说有一个重大的转变,几乎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一)在2015年7月间,巴基斯坦主持了阿富汗政府代表与塔利班代表的和谈会议。这一消息是令人震惊的,因为“塔利班”已被列为“恐怖组织”,为何被邀请和谈呢?

不过随着塔利班首领奥马尔(Omar)不久后传出已逝世的消息(其实他在2013年已病逝),使到谈判停顿。当今年7月份选出曼苏尔(Molla Aktar Mansor)(他是奥马尔时期内阁的一名部长也兼管空军)为新领袖后,和谈再次受关注。

(二)顺着这一安排,在12月27日当巴基斯坦军方高级官员谢里夫到访喀布尔时,与阿富汗总统加尼和首席执行官阿卜杜拉会谈后一起宣布双方的会谈(指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组织)将在2016年的正月份的第一个星期举行,并将邀请美国、中国连同巴基斯坦参加和谈会议。虽然尚未公布地点,但一般相信会在巴基斯坦举行。

塔利班战略两面开弓

(三)与此同时,在12月26日英国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也透露一则令人惊讶的新闻:俄罗斯总统普丁在今年9月份曾在塔吉克斯坦密会塔利班首领曼苏尔。前者要求后者联手共同对付极端组织“回教国”(IS)。虽然塔利班事后不予承诺,但从塔利班两面开弓的战略来看,它是有目的而来的。

其一是塔利班军与政府军在阿富汗南部桑金发生激烈斗争,双方都期望取得胜利后,在谈判桌上增加筹码。

其二是在楠伽哈,塔利班军正与回教国(IS)进行武装搏斗,以阻止“回教国”入侵阿富汗。

有人曾就“塔利班”的定位质问美国;而美国白宫发言人厄尼斯特的回答很巧妙:“塔利班确实采取与恐怖主义类似的策略,但它们有一个不同的区别,不像奥萨马的基地组织(Al-Queda),有全球目标”。

借塔利班阻挡回教国

换句话说,塔利班是在阿富汗推行极端政策;而基地组织则是全球性地开展恐怖袭击。2001年的9·11事件就是基地组织干下的滔天罪行。

正由于奥萨马在2011年被击毙后,再加上与塔利班不同派系的恐怖组织在伊拉克与叙利亚境内迅速崛起,制造了一系列的恐怖袭击,且宣称要在中东/西亚建立一个大“回教国”(目标与基地组织大致相同)。相对来说,新的“回教国”(2014年声称已经立国)(不论是IS或ISIS或ISIL)的手段,比起基地组织更为残暴,也与塔利班不同集团。在这种情形下,当“回教国”尚未全面在阿富汗得手时,利用塔利班来阻挡残暴的“回教国”也许是必要的,可能发挥重大的作用。反过来塔利班也顺着这一新形势使自己脱胎换骨,以便有机会分享阿富汗的政权。

但塔利班会否抛弃或不再采用所谓原教旨主义的反动政策,例如禁止妇女受教育,必须蒙面裹身,不得抛头露面;而男性必须留胡子。一概禁止音乐、娱乐和电视及拍照等等,这种把阿富汗退回到中世纪时代的倒行逆施是对人性的侮辱与摧残(塔利班在1996年至2001年统治阿富汗)。

为此,参与和谈会议的各造;尤其是美国和中国,必须要严正确保塔利班不再重蹈覆辙。

恐怖组织须连根拔起

我们绝对不能忘记,在1994年兴起的“塔利班”最初只有800名成员,但在巴基斯坦支持下,它迅速地发展起来,而成为强大的武装力量。在1995年几乎占据了阿富汗土地的90%;到了1996年,塔利班成立阿富汗政府。可是它的罪行包括炸毁巴米扬的大佛像;为基地组织提供庇护,更由着奥萨马炮制9·11恐怖袭击,也终于揭开塔利班与恐怖组织是一码事。结果在2001年杪美军攻陷阿富汗下,塔利班也与基地组织一样,丧失政权和一切所得。

讵料不死的塔利班却在战后死灰复燃;而基地组织化整为零后,又再重新分成不同派系探出头来。

虽然中美俄试图区别塔利班与“回教国”是截然不同的组织,但它们也要能够教育塔利班知道这个世界是属于万千的人民的,不是塔利班的,也不是原教旨主义的,更不是恐怖分子和战争贩子的。唯有将恐怖组织连根拔起,才能确保和平。在这方面,我们也注意到美国形容“回教国”是恐怖组织,而塔利班倒变成“武装暴乱”(armed insurgency),后者真的会洗心革面?我们无法太早下定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