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燕窝业者:要摆脱困境
应增燕窝出口中国准证

吉兰丹州无工业污染问题,燕窝品质高,占尽先天优势。

(哥打峇鲁4日讯)三大因素,即毛燕价格高涨、人手不足及出口至中国的限制,造成燕窝商至今尚无法摆脱困境。

吉兰丹燕窝业者异口同声认为,要摆脱困境,除非增加出口燕窝至中国的准证、品牌化吉兰丹的燕窝产品、加强对外宣传、增加燕窝的需求量,以及不限制国外游客购买燕窝回国等。

目前国内仅有16间燕窝加工厂获得中国批准出口燕窝,东海岸则只有关丹的1间加工厂获准证。

丹州至少有2000间燕屋及约10间燕窝加工厂,以每间燕屋月产1公斤燕窝计算,意味着每月有2吨产量,一年有24吨产量,毛燕的总交易额可达7200万令吉。

因此,政府必须探讨方案,让国内更多的燕窝加工厂可出口燕窝至中国,尤其让丹州至少拥有1或2间加工厂可直接出口燕窝,稳定燕窝价格,缔造双赢。

根据了解,燕窝商目前可自由出口燕窝至台湾及新加坡等国家及地区,不过基于有关国家与地区对燕窝的需求量不高,以致燕窝价格偏低,出口量也不大。

印尼燕窝占全球燕窝总产量80%,国际的毛燕价格走势也以印尼作为标准。去年年中,印尼烟霾问题导致该国的毛燕产量减少,让毛燕价格得以回升。

随着毛燕价格调高后,无形中增加燕窝加工业者的成本。

丹州许多燕窝加工厂面对毛燕价格暴涨及员工最低薪金制后,元气大伤。为避免燕窝价格涨幅过高,吓跑消费者,燕窝商只好吸纳部分成本。

燕窝加工业必须依靠大量的人力,尤其是挑毛工作无法机械化处理。因此,政府落实最低薪金制后,无疑加重商家成本。在燕窝商无法大量聘请员工的情况下,毛燕处理工作进度放缓,产量也无法提高。

毛燕需靠人手挑毛,无法机械化处理,因此需要大量的人力。

包装室包括进行烔、分级和包装。

宫廷燕董事经理黄一峰

丹州燕窝须塑造品牌

——宫廷燕董事经理黄一峰

毛燕价格于去年7月开始上涨,由于净燕价格涨幅不能以毛燕价格涨幅作为根据,导致我们必须吸纳大部分成本。

要走出困境,吉兰丹燕窝商必须品牌化丹州的燕窝。吉兰丹州无工业污染问题,燕窝品质高,占尽先天条件及优势。不过,燕窝商仍必须把本身工作做好,尤其加强卫生条件,采用高品质的燕窝,不漂白,打造良心产品。

对外宣传工作也相当重要,燕窝家应争取机会,参与国外的燕窝展销活动,为吉兰丹燕窝品牌打响口号。这方面工作是需要所有燕窝商一起努力达致,以制造经济蛋糕。

毛燕涨价后,更要刺激燕窝销量,只要市场对燕窝的需求仍居高不下,燕窝商可顺利销出产品,一切问题也可迎刃而解。

勿限游客买燕窝

政府也不应限制国外游客购买燕窝回国,才有助提高国内燕窝商的销量。

此外,配合来临华人农历新年,我们会继续推出心“礼”有你系列燕窝祝福礼篮,以刺激燕窝销量。

吉兰丹燕窝商公会会长黄祥华

价格飙高不利加工商

——吉兰丹燕窝商公会会长黄祥华

在燕窝价格低迷时,我们与一些顾客签约,每月供应20公斤的燕窝。但是在燕窝价格回升后,这些顾客也因货源销不出等问题,而取消订单。毕竟毛燕价格暴涨,净燕价格也会随着调整,间接影响燕窝销量。

举个例子,每公斤毛燕若涨价1000令吉,燕窝加工商却不能也跟随在后。因为,1公斤的燕窝经过清洗加工后,可能会损失20%或更多的原料,加上燕窝商还必须承担员工薪金、设备及包装等其他开销,成本肯定比燕农高出几倍。

工序繁多成本高

燕窝加工厂必须根据各政府部门的条规行事,包括加工厂都分类间隔,分别设立清洗加工室、厨房、储存室及包装室等。员工的手套及口罩等,都需每天更换,这些都是成本。

本地人对燕窝的需求量是有限的,燕窝价格飙高肯定会影响销量。对小型加工业者而言,更是无法承担成本。毛燕价格是依国际走势定价,但净燕却不是。

一些加工商可能因之前大量囤积便宜的毛燕,尚可压低净燕价格,但对于高价购入毛燕的加工商,却可能面对一定的亏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