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人推广马来武术/拿督吴恒灿 

作者(右)与西班牙朋友祖安先生。

我有一位西班牙朋友,能讲简单的马来语,他是西班牙马来武术协会会长。与他几十年的交往,他已成为我及家人的共同好友。他的西班牙名字很难念,我们找一个姓名尾音,就叫他祖安伯伯(Bapak Juan)。

祖安先生很胖,但很健康,他说,这全靠马来武术。对一个西班牙人来说,如此热爱马来武术,有点不可思议。他在印尼公干,拜一位高师,不仅学好武术,还考获马来武术教练资格,在欧洲教洋人学马来武术,推广此东方自卫的防身术。但,这不是他的职业,他的公司是从事国际顾问咨询业务,他是一名国家级的中介顾问,对国际形势走向了如指掌。

我很好奇,他是西班牙人,但始终不认可自己是西班牙公民,他自认是西班牙国内一个联邦自治区的公民,那地区叫毕尔堡(Bilbao)。他常自称是毕尔堡国公民,令我很吃惊,难道不会被西班牙政府指控不爱国,甚至叛国吗?

毕尔堡想脱离西班牙

当我旅游至毕尔堡,住上几天,才明白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想法,几乎整个住在毕尔堡的人民,都想脱离西班牙,自己立国。历史上确实发生过几次内战,但都被镇压,假如让毕尔堡人民自由投票,西班牙早就四分五裂了。

因为好奇,我想找答案。原来祖安先生是巴斯族,一个自认非常优秀的民族,有点像犹太人一样,民族凝聚力十分紧密,懂得做生意,掌握西班牙的经济命脉,毕尔堡自治区政府十分富有,但得向穷西班牙政府缴交税收,平均巴斯族每人年均总收入百分之四十须交税,难怪他们要喊独立。

值得自豪的城市

我在毕尔堡走走,发现这个城市很自豪,最高收入人群在此,最好的艺术馆,最好的餐厅,最优秀的大学,都在此地。我到过西班牙首都马德里,的确感觉社会复杂,去南部的巴塞罗那,太开放的国际旅游城市,人群拥挤,但来到了毕尔堡,感觉舒服、平静。难怪我这位祖安先生到全世界找商机,赚了钱回到他的自治国享受生活。

我很欣赏他的太太——爱玲。一位闻名欧洲的高级首饰设计师,设计品都以最昂贵不知名的黑石,配上金钻及白金项链搭配独家订制,获奖无数。他的唯一女儿也叫爱玲,因为喜欢太太,让两人同名来表示恩爱。

虽然我们来自两个不同国度,一个在东,一个在西,经过十几年的磨合,我发觉他的族群和中华民族有很相似之处,重视家庭、重视伦理道德,刻苦耐劳及经商头脑,所以,十几年来,就凭以上我所分析的因素,大家可以很密切友好交往,成为我家庭中个个都喜欢的大胖子伯伯。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