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利、地球和人民/朱乾海博士

农业永续的三个关键词是“营利”、“地球”和“人民”,原来的英文字是3P,即Profit,Planet and People。这是农业及环境文章的时麾字眼,近几年,很多文章以3P作开场白或做结束语。

为了永续营利,翻种或新种油棕园愈来愈多,面积愈来愈大,新的园地甚至扩张到生态环境不太适合种植油棕的地方。我这样陈述暂时已不合时宜。

Greenway是国内最大油棕苗供应商之一,董事主席黄伟忠对市场敏感,日前他告诉我,大马经济不太好,油棕苗的需求下滑10-20%,不过我们都以乐观态度看好油棕的前景。专家说,若埃尔尼诺或干旱影响产量,原棕油价可能上升至每吨3000令吉。

成龄油棕的永续营利出现了好些问题,例如劳工不足,尤其是采果工人,肥料及能源开销偏高,病虫害,尤其基腐病日益猖獗,还有气候变化,引发泛滥和亢旱。

育种选种是绿色革命

农业的脉搏从未停过,育种选种成就了绿色革命,随之而浮现的问题是化学农药及肥料的用量大幅度提升,超高产量的小麦、稻米及玉米品种都得靠肥料、灌溉及化学农药维持,或说消耗更多的能源。

这些超高产的作物已种了好几代。油棕在相同模式下,也以单一作物形式翻种了两三代。不同的是,一年生作物可以机械化,油棕目前尚无法完全做到,这并不表示油棕机械化研究已停顿下来。

其实,植物学家和育种学家提出诸多极待解决的问题,但研究需要适当的环境及人才,我们欠缺的正是研究环境和研究专才。

至于财力和设备,一般决定于研究项目的发展是否值得“投资”。至于设备,国家总审计师曾指出仪器废置问题。

官方或半官方研究员的公仆心态有待改正,研究员一定要勤奋、脑筋灵活,要和学术保持密切的关系,关注小园主的心声。

大园丘自设研究部门

至为重要是作物研究所的领导,研究所沉沦,委任的救星是原产部高官或别的研究所总监级人物,一任三年,人来人去,就是没有留下什么亮点。

大马的大园丘公司一般都设有研究部门,著名的有吉隆甲洞AAR研究站,其他有土展创投、森那美联合种植,云顶的研究所。不重视研究的园丘公司在理念上认为让棕油局及更有研究能力的研究所去负责。

其实,大马有不少有能力,有素质的研究员,他们在不同的种植公司或研究站服务,大学里的教授、讲师及同学在研究工作上也颇传佳绩。橡胶研究局和拉曼大学目前已展开合作研究橡胶项目,大马油棕局最近提呈一份星物科技研究论文,作者38人,来自油棕局、AAR、土展创投,联合种植及美国二家商业实验室。

中国橡胶研究员在2013年时,在科学什志PLOG发表了一篇橡树种PRIOT反常高产的论文,作者7人来自橡胶研究所及大学,各研究员的各自贡献有所注明,我真正感到这种精神的可贵。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