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德士司机抗议专车罢工停运

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外的德士车站,挤满了等候德士的乘客。(互联网图片)

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外的德士车站,挤满了等候德士的乘客。(互联网图片)

(深圳4日综合报道)今天是2016年的第一个工作日,深圳全城的士(德士)大面积停运,局部地区有“的哥”(德士司机)集聚抗议,称“互联网专车”(如Uber优步、“嘀嘀打车”、“快的打车”、“嘀嘀专车”、“一号专车”)扰乱市场。

受停运影响,市民出行不便,当地机场、出入境口岸、汽车站、医院等公共场所均受牵连。

据《财新网》报道,深圳主干道深南大道少见德士踪影;即便处于行驶之中,大多德士仍挂出“暂停载客”的黄色停运牌。载有乘客的的士是极少数。

在位于市中心的大型交通枢纽——福田交通综合枢纽,负一层出租车候车区空无一人,停车场遍布红色的士;负二层的福田交通枢纽充电站,是深圳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充电站,场上停满蓝色电动出租车。多名德士司机说,停运是为了抗议专车,当日上午虽有警察前来劝说载客运营,但基本无人听劝。

深圳市政府人士指出,是日上午,在市政府办公地点市民中心,约有几百号“的哥”聚集请愿。另有接近深圳交通委的人士透露,龙华新区、罗湖口岸等地也有“的哥”集聚。

中国冒起的各种“互联网专车”,影响德士司机的收入。

中国冒起的各种“互联网专车”,影响德士司机的收入。

QQ、微信等社交平台近日流传的一则短消息,疑似这场的士停运的导火索。

多名德士司机证实确有见到这则短消息。消息内容大意为:2014年10月以来,出租车行业越来越困难,如今每天工作10-12小时,但收入仅有百元出头。相比之下,没有运营资质的专车、快车、顺风车、残疾人代步车随处可见,政府相关部门却坐视不管,我们又不能采取过激行动。

这则消息呼吁:2016年1月4日起,我们全部休息,停运,把车停到正规停车位,直到相关部门给出满意答复,我们就正常运营。

一名杨姓德士司机说,互联网专车出现之后,的哥生意越来越难做,尤其在元旦假期三天,平均每天的哥收入仅有300多元人民币,尚不足单日“份子钱”。据其介绍,红色的士每月向出租车公司上缴的“份子钱”约是1.3-1.4万元,平均每天400多元。

该的士司机说道,专车出现之后,的哥们纷纷退车离职,出租车公司也在抬高退车门槛。“实际上是出租车公司不让退车了,除非我们能找到新人接替。以前退车交违约金3000块就可以了,现在违约金要交人民币3万块。(2015年)11月、12月这两个月份情况更加严重。”他说。

深圳市深新出租汽车有限公司一名的士司机透露,的士司机“份子钱”照样上缴,公司领导对此番停运并无明确表态,仅表示“也不要就停在那里,可以出去空车转转,不载客就是”。

受停运事件影响,当地机场、出入境口岸和汽车站,基本无的士载客。深圳宝安国际机场一知情管理层人士说,当日上午有少数的士接客,午后基本绝迹,机场方面惟有通过机场大巴、地铁等疏散乘客。昔日车水马龙的医院门前未有的士踪影,冷清不少。

深圳交通委有关人士针对事件回应称“仍在调查了解”。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