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钊,画诗的人

彭钊(左一)与谢佰翰夫妇。

在面子书认识彭钊之前,只在报章的专访中读过有关他的报道。

虽然我也绘画,可是,我始终跟其他画家保持距离,不相往来。

认识他之后,每逢他与太太写生之后,都会在面子书上分享新作,偶尔也谦虚地跟各同好讨论画作,分享画作。

不久前,怡保创价学会举办画展,彭钊的画也在展场内展出,我马上设法在百忙中抽出2小时,前往展场一睹心仪已久的画家作品。

画里听见诗

毕竟眼睛实际与画作直接接触的感觉,是面子书上看画的感觉所无法相提并论的。

我喜欢他的水彩画,因为他的画不是沉默的,他的画是会说话的,只要用心去看,你会听见画家宇宙里藏着的诗。

诗人吟诗,是为了诗里有画境,他作画是为了画中存诗意!

一首好诗,就是一幅唯美的画。一幅好画,就是一首无字的诗——正所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与画的表述不同,诗以文字表达,画用笔墨表达。两者相同的是情感与心灵的真情流露。

他的作品大部分是在怡保各城镇取景,街景、山水、郊外,落在他的眼里,瞬间就成为他彩笔下最佳的诗句。

诗人写的每一个字,都拥有诗人对文字的尊重。画家的每一滴墨韵,都有它与心灵相对应的位置。

在他的画里,我看到了易经强调的阴与阳的共存,光与暗、高与低、存在与虚无、疏与密的互相协调,一笔一画之中蕴含的艺术信仰。

诗人的字,一字千金;画家用墨,惜墨如金。他的画是一种省略的艺术,有时要留白,给人以想象的空间。有些画面上的无,其实就是有;有时虚,就是实;有时静,就是动;有时空,就是满……

把“无形”变为“有形”,把“静”化为“动”,我看到他没把它画出来的,其实比已经画出来的更具意味、更耐思索。

人画合一

彭钊的水彩画的浓淡相宜,充满莫名的魅力,他风雅的格调在水彩颜色的深浅渗化下,表现了活的流动,随着他沉稳的变化笔触,光波流动。

我从他的画里看明白了什么叫作人画合一,天然浑成,见画如见人,见人如见画。

初时我还以为他曾经追随过某位大师学艺,与他深谈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他曾经从商数十年,工余不间断自修水彩画,直到十多年前退休后,终于全心投入水彩画创作。

彭钊认为绘画是一门学无止境的学问,也是他一生追求的艺术造诣。我就觉得彭钊就像是一幅没有画框的好画,因为在他画里的意念就如汨汨清泉,可以直接漫漫地参透每一个赏画者的心灵中,增添人们审美的另一番情趣!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