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这片土地上的母语(下篇)/君晴

最近,某电台热播一句话:“南非前总统曼德拉曾说过,‘如果你用一个人听得懂的语言与他交流,他会记在脑子里;如果你用他自己的语言与他交流,他会记在心里。’”

这番话可以通过两个角度去诠释:一,华人或印度人或其他少数种族希望马来族群继续捍卫我们学习母语的权利;二,马来人希望其他种族除了使用各自的母语,也能使用马来语走进他们的社会,与他们交流。

重点就是彼此去到对方的族群里的时候,感觉舒适不被排挤,这一方面不管是哪个种族都该多多努力改善。

依靠王牌保全性命

华小之前一直把马来教员拒于门外的理由是“马来老师不谙华文”,当下深谙华文的马来教师进入华小,我们是要为汉语的发扬光大感到荣耀,还是要抗拒他族的“入侵”?

我们怕华小的文化受外来因素影响变质,我们怕接受他族教师后会影响华族教师的数量,我们最怕的是被同化,因为“要灭一个族群,先灭他的语言”,大家都听闻了。

为这些事担惊受怕是正常的,我国确实未能做到全民平等。另一方面,马来人也担惊受怕;我国“特别”的历史背景及一些政治渲染,使他们始终无法接纳所谓的“平等”,要是这样的“平等”成真了就会对他们造成“不平等”;至少他们一直以来都坚信,只有那张王牌能永恒地保全他们的民族性命。

N年前教育部推动宏愿学校,三个源流的学校各别使用三座课室、三种教学语言,其他公用设施(如食堂、球场等)一律让三个源流的师生共用。这样的构思并非不理想,但大家提出许多问题:食堂该不该卖猪肉和牛肉?女生的裙子长度在膝上怎么办?

这些问题看似常见、易于解决,但发生在多种族的场合里往往就会有不一样的处理手法,也往往更容易因为处理得不够小心而引起他族的敏感反应。

如果规矩是设立在单一种族的社群里,我们有多么不愿意被惩罚也得乖乖就范;相反地,要是规矩设在多种族的社群里,我们就有一个“各族平等”的原则作为前提,就会很大幅度地摆出“被侵犯”的自卫姿态,觉得别人剥夺了我们的文化。

母语必须重新定位

纵观各种现有的教育体系,只能说马来西亚的华文教育和全国公民利益之间的权衡真的不易拿捏。要是效仿大学的“浮动课室”措施,让多种族学生坐在同一间课室里用国语学习所有学科,母语课时则各自前往不同的语文课室去学习,这般做法还是满足不了“用母语”学习所有学科的要求。

除非是参考本文提及的“母语”解释重新定义我国的“母语”,或许还要放大可能性地考虑以“国际地位较高”的语言作为国语,解决各族的人权差异问题等……我们的国民意识才能向前跨进一大步,国籍身分才能更明朗化。

否则,各族的不安全感只能继续恶化,大家放不下各自的心结,问题永远无法解决,国家永远无法进步。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