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民声,解民苦/王醍

送走2015年,迎来新的2016年,总结去年的境况,可用2015年度汉字“苦”来简括。

国家经济动脉包括马币贬值、国债攀升、股汇不振、国际原油与原产品等价格继续低迷,加上消费税在去年4月开跑后,百物涨价;其他如大道过路费、公交收费、电费等也纷纷酝酿调涨,这些迹象莫不叫人担忧在2016年,生活会过得比往年苦。

人民叫苦连天,政府听得到吗?是听到的,但回应令人失望。有官老爷说,在发展先进的国家,涨价通胀是免不了的,至于涨价合理与否,全视商家如何制定物价。也有部长说,要克服生活费飙涨,就去兼职打工!

这些话好像是告诉你,要解决物价上涨或钱不够用等问题,民众只能自救,政府爱莫能助。幸好当局不久后将成立“高阶官员委员会”,以解决生活费高涨的问题。这个以副揆为首,并有6名部长和非政府组织受邀加入的委员会,如何寻策应对,就拭目以待吧!

不过,以笔者浅见,一切解民困的措施都须惠及全民。政府的“一马援助金”不是解民困之计,因为只有部分符合条件的人士,才能获得杯水车薪的援助金;大多数的中等收入群虽面临通胀压力,却无法全面从中受益。政府只有抑止物价上扬,全民上下才能受惠,民众之苦也才能实际纾解。

检讨不合理大道收费

如何使涨价风喊停?可否将消费税从6%减至3%,然后每一年增0.5%,直至6年后达6%?虽然政策急转弯,但只要能解民苦,任何策略都可一试。邻国新加坡第一年施行消费税时,也是以3%开始。

让消费税征收率循序渐进的好处,就是让平民群众有足够的时间来调整生活方式,适应逐年增高的消费税,而不会因突如其来的税收重锤措施受压。

再如,大道收费调涨方面,政府必须检讨那些说什么过路费不涨,就得赔钱给相关公司的不合理条约。唯此,大道经营公司才无法利用条约,不断地要求调涨过路费。纳闷的是,当局多年来虽受制于不公正的大道条约,但不见当局有什么纠正合约不公的大动作,总是含糊地回应舆论。

当然,只有国库财务充裕,政府才能推行各项有助于解民困的计划。首先,别再过度依赖石油出口来作为主营收。振兴其他经济领域,尤其是旅游业,以便国家收入的来源多元化;接着,全力拓展能替代入口的领域,包括加速发展现代农业,以减少农产食品、消费品等的入口,节省外汇。

至于能振兴经济的计划,必须快速落实。譬如,《2016财政预算案》就拟定了多项志在强化经济韧力的计划,包括发展大马宏愿谷、赛城中心等;还有,在第11大马经济计划下,为确保服务领域能稳定成长的《服务领域蓝图》、《物流和贸易便捷蓝图》等,当局都须跟进,定期检讨及报告,以便计划落实成功。

重要的是,在朝为官者能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凡事以民为本。若国家领导人是非缠身,哪还有心思处理政务。再如,要是为官者不能秉持“抗极端挺中庸”的原则,不能谨言慎行,哪能巩固国民团结,提高国家形象,更遑论要获得人民的配合与合作,以共同为国家发展作出贡献。

总之,祈愿在新的一年里,民声能受到珍视,民困获得解决。国运亨通,人人身心健康,安居乐业,今年比去年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