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急症室医生转开整容诊所
叹被社会淘汰

蔡家硕医生在fb贴文透露,他决定离开急症室,转做整形美容,只因自觉“被社会淘汰了”。(互联网图片)

蔡家硕医生在fb贴文透露,他决定离开急症室,转做整形美容,只因自觉“被社会淘汰了”。(互联网图片)

(台北4日讯)台湾一名急症室医生,转做整形美容自费医疗,只因自觉“被社会淘汰了”。

台湾医劳盟近日在面子书分享医生蔡家硕开业医疗美容诊所医生蔡家硕的文章,带出台湾的医疗环境转变,医疗纠纷及医暴事件层出不穷,医生及医护人员人手短缺的情况也愈来愈严重的讯息。

文章指出,蔡家硕毕业后选择当急症室医生,每月只领新台币4万元(约5258令吉)薪金,仍可满足快乐地生活,但最后仍决定离开急症室,转做整形美容自费医疗,只因自觉“被社会淘汰了”,而他的离职原因是院方要他做的事,违背他的生活原则。

曾任职于马偕纪念医院、中国医药大学附设医院的医生蔡家硕,在面子书贴文表示,“我是急症室专科医生,我不避讳这个事实,因为这是我十几年前正确的选择”,经历过见习实习,他知道救人最有成就即在“急症室”,救人与防止伤害,在他的训练过程认知上,最有效就在急症室。他说:“我不在乎钱,因为钱够就好了,所以当我的薪水只有4万,当个月光族,我满足了也快乐了。我也不觉得我需要感谢,因为我做的是工作,不是善事。”

蔡家硕在文中感叹:“为何离开急症室,转做整形美容自费医疗,简单讲,我被社会淘汰了。”

他说,“在急症室,我们面对病人、家属、院长或上层、社会、健保署、政府、媒体及家人,我必须区隔如何做善事,而不被滥用”。

被威胁去找自我谋生的方式

他举例:“当别人申请保险的工具、请假的工具、浪费药的工具、发泄情绪被污辱施打的工具、使用害人的检查的工具、减少家属照顾责任的工具、 当哑巴让医疗人员被抹黑的工具,治疗费用的删除被污辱专业的工具,被剥夺正常人该有的健康睡眠暴露在风险被陌生人威胁跟家人想处的奴隶等说不完。”

蔡家硕一直认为,自己可以改变这个逆向,所以坚持了8年,直到“我被威胁去找自我谋生的方式,一般人无法了解我的感受”。

其贴文一出,引来网民热议,有人说“直直接接,这就是急症室人的感受”、“医疗人员是需要被感谢的”、“一日急症室人,终生急症室魂 ”。

也有同为整形外科的学长鼓励蔡家硕,表示“正视并尊重自己的训练与专业并且不断追求专业的进步,提供最好的服务给认同且需要的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