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发粮,不谈钱/张木钦

我们对钱很纠结,能爱不能说,只因为几个古人搅乱了我们的价值观。

最典型的是那个把钱说成“阿堵物”的烂雅士,还有“大王何必言利”的夫子。

看官,这些人都是生活在农业时代,钱的用途并不多。

做官享俸禄,只发粮,不发银子;人民缴税,也只纳粮,不缴银子。

学生交学费,带些土特产给老师就可以,叫做束修。

只有市场上的商人跟钱打交道,滚得一身铜臭。

商人在旧社会地位低下,读书人很看不起做生意的,连带看不起钱。

现在是商业社会,钱才是万物之灵,人不是。

怕怕,万一老板也高雅起来不讲钱,每个月发一吨白米,不知如何应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