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副教授:陷入迷思
盲目追求忽略软体发展

4名主讲人李裕火(左起)、陈亚才、曾光华及张载洲在交流环节与民众交流。

(新山2日讯)宽中新山校本部欲兴建12层高楼以落实单班制,身为校友的2名高等学府副教授认为,学校发展过程中陷入了盲目追求硬体设施的迷思,却往往忽略软体发展的重要。

新加坡国立大学副教授李裕火博士、台湾国立中正大学副教授曾光华博士今日在“新山华教,再耀百年”研讨会主讲时,不约而同提及校方的盲点。

举办研讨会的目的是邀请各阶层社会人士、校友等,参与探讨上述建12层高楼以落实单班制的决策。

联办单位包括新山宽柔校友会、雪隆宽柔校友会、宽柔中学新加坡校友会、宽柔中学北美校友会、宽柔台湾校友会筹委会、新山留台同学会。

有4名主讲人,另2名也是宽中校友,他们是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执行长陈亚才及ASQ会计咨询集团总执行长张载洲。

主持人是任职新加坡体育理事会数码媒体策略的黄志豪,也是宽中校友。

去年中旬始,为保持学校竞争力与学生辉煌成绩、解决课室不足问题以增加更多学额等,宽中董事会决定兴建12层的高楼,以在今年开学落实单班制,此举措已引起华社高度关注,尤其不少校友已在互联网、社交媒体热烈讨论,关心母校未来。

张载洲:6400人同时上下课落实单班制疏散成难题

会计咨询集团执行长兼宽柔中学前董事张载洲强调,校友会不反对宽中校本部实施单班制,但是2016年仓促落实是否恰当?

他表示,宽中从未出现过6400名师生同一时间上下课,若12层教学大楼落成,疏散庞大师生乃一大问题,吉隆坡的尊孔与坤成两所独中分别有15层楼与8层楼,两校皆承认疏散学生是难题。

须等20趟升降机

他分析,一旦宽中的12层教学大楼启用,5楼以下的学生还可以使用楼梯,5楼以上的学生预计有1200人,只有3部升降机,如何应付上下课的繁忙时段?

“下课时间只有15分钟,如果一趟升降机只能载20名学生,3部升降机能载60人,1200名学生则须轮20趟,只有15分钟,学生要去食堂用餐,这方式令人无法想象。”

此外,他也点出单班制的交通问题,巴士公司不会因为落实单班制而购买新巴士来应付。

凌晨4时就得上学

他说,据悉,为应付单班制,宽中的学巴分为两个班次载送学生上课,最早一班是凌晨4时开始,等同于学生去新加坡读书一样。

张载洲认为,2016年新学年即将开课,校友会即使不认同也无法阻止宽中落实单班制的决定,就让2016年当个实验年,看看全校6400师生一同上课下课的操作是否可行。

关心母校非与董事会搞对立

也是新山宽柔校友会署理会长的张载洲表示,该会从未与母校董事会搞对立,遗憾有心人士不断抹黑,认为该会在母校发展课题上总是“为反对而反对”。

他希望董事会在任何课题能以开明态度看待该会的举动,仔细研究该会的建议,这是该会出于关心母校发展,要回馈母校。

“希望时间能把冰山融化。”

廖泳发:启动对话承担责任

新山宽柔校友会会长拿督廖泳发表示,该校友会秉持平和与中肯的心态,以及“启动对话,承担责任”的原则来联办研讨会,希望借此开启与母校董事会的对话会,共同理性讨论兴建12层高楼、落实单班制的决策。

李裕火认为,母校董事会要以系统的角度,全面看待学校发展课题。

李裕火:已有太多硬体建设宽中应专注软体发展

李裕火的讲题是“从系统角度看单班制与12楼”。他认为,宽中已有太多的硬体建设,有必要加强软体方面的发展,包括师资培训、学生咨询辅导等。

他透露,30年前他就读宽中高三理2时,和同班同学发觉学校在软体发展方面的软肋,全体同学还在校刊《宽柔人》发表文章表达看法。30年后的今天,这些意见适合再次向校方提呈。

他强调,决策参与者应以更宽广、全面角度看待课题。他现场使用SWOT、鱼骨图等分析法探讨母校兴建高楼以落实单班制的决策,并通过科学分析后,对母校的做法不予认同。

应评估决策风险

他说,董事会为了落实单班制所作出的决策,未必是最佳选择,缺乏更好设计内容,只会让计划流于形式。

他建议董事会深入思考问题,找出问题根源,评估决策风险等,选择有效的方案,通过短、中、长期的时间,好好规划。

他指出,兴建12层高楼有不实际的一面,存在潜藏风险,面对数目庞大的学生人流与动线规划设计,也存有浪费时间与等待的问题。

宽中校友关注发展小组一批成员在研讨会出入口外举横幅,非议宽中董事会在该校新山校本部兴建12层大楼的决策有欠妥当。

曾光华:建高楼恐落伍短视放弃创新如放弃年轻世代

曾光华以讲题“12楼与12位陈老师?——创新教学的重要性及挑战”,对于母校在发展上兴建高楼以落实单班制的决策,恐有落伍、短视与不周全之处,未能真正解决问题。

他指出,因资讯、媒体通讯科技的革新与进步,当前时代已在急速改变,造成观念的转变、社会社群抬头与对制式的告别等,也对教育带来变革与挑战,现今社会正进入创意教学的时代。

他说,放弃创意思考、创新教学,等于放弃了年轻世代。

曾光华指出,因资讯科技、媒体技术的进步与革新,为世界急速带来改变。

栽培“灵魂工程”师资

他举例,宽中过去有2名优秀杰出的教师,为学生津津乐道,即已故陈徽崇与已故陈鸿珠,两人以个人努力与教学的热情培育无数英才,他们的出现纯属偶然。

他强调,倘若母校必然产生类似上述2位陈老师的优秀师资,这必事关软体建设,例如政策、领导、环境等,鼓舞教师不断创新、求进步,“灵魂工程”师资栽培相当重要。

曾光华形容,硬体与软体之间展开拔河比赛,建筑工程与灵魂工程的拉锯之争,前者的结果轻易看得见,往往属胜利一方,令决策者轻易大意忽略软体发展。

他反问,母校拥有12名“陈老师”服务30年,月薪5000令吉,总开销将是2160万令吉,而这12名“陈老师”每年培育100名学生,30年下来可培育3万6000名人才,该情况与耗资2000万令吉的12层高楼作比较,何者在教育方面更具效益?

他质疑,一旦12层高楼蕴藏的风险成真,带来伤害,恐怕衍生的赔偿数额远不止2000万令吉!

与会者聚精会神聆听主讲人分析宽中新山校本部兴建高楼的课题。

陈亚才:应重视人文角度教育资源与成果不相称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执行长陈亚才是1980年宽中毕业生,他认为,我国教育资源并不匮乏,但是教育的成果却不相称。

他说,我国政府在教育方面的投资占预算的16%,排在泰国的18%之后,而排在我国之后的则是墨西哥、智利、韩国、新加坡、印尼及日本。他认为,师资、教学、教育政策、教育行政等因素才是决定国家教育水平的关键,而非硬体设备。

他说,教育的发展并不只是在建筑群,而是从人文角度出发,创造更人性化的校园。

他以“当前我国中学教育的挑战”为题,在研讨会上发表言论。

另外,他提及之前受邀参加教育圆桌会议,马来中产阶级与学界对英语教育有着两极的回应。

华教被认为“强势”

“马来中产阶级认为,随着国际大趋势的发展,我国有必要复办英校;而马来学者则认为,这对马来母语教育是一种冲击。”

尽管如此,陈亚才认为,学习语言心态要正确,多一种语言等于多一种优势,这是不争的事实。

他透露,在他与马来教育界人士交流之后,发现华教在大部分马来人眼中非常强势。

“他们认为,华教像霸级市场,马来学校像超级市场而已,华教没有政府资助已经不得了,如果政府再资助还得了?”

各源流斗可怜不健康

他告诉对方,不要只是看到华教局部的发展,也不能只以几间在城市的大型华校一概而论,有机会还需要去郊区看看微型华小,其实一样需要帮助。

陈亚才打趣道,马来教育界觉得自己很可怜,华教也认为自己可怜,三大民族的教育界人士都在比赛可怜,如此心态很不健康。

校方须与家长加强沟通

曾光华回应女校友颜桂玉的提问时指出,学校的发展过程,校方与家长的沟通不容忽视。他认为颜桂玉提出的问题,显示双方缺乏交流。

李裕火也表示认同,校方与家长有必要展开互动,这对学校发展相当重要。

颜桂玉透露,她的2名孩子分别在宽中新山校本部就读初中部、高中部,平日从孩子口中了解上课情况,但她发觉孩子对母校缺乏归属感,令她感到吃惊与失望,这与她求学时期享受在母校的学习时光有天渊之别。

她个人认为,母校并不适合兴建12层高楼。

邱雪妮代表宽中校友关注发展小组,就母校兴建大楼课题表达部分校友的反对立场。

宽中校友关注发展小组吁董事会勿辜负华社

宽中校友关注发展小组提出4大理由,认为宽中董事会兴建高楼的决策有不妥之处,并呼吁宽柔(非营利)有限公司会员在本月16日特别会员大会上,秉持道德勇气,履行社会责任维护华社公产,否决建楼大计。

该小组也促请宽中董事会以华社意愿为依归,不应辜负华社所托,独断独行!

该小组代表邱雪妮在交流环节上表达部分校友的上述立场。

宽中校友关注发展小组提出4理由:

1.宽中东北分校完成后,该校新山校本部的学生将大幅减少,投入2000万令吉或更多经费兴建12层高楼,严重浪费华社资源。

2.现在实行单班制,对学生身心发展有极恶劣影响,因为目前校园空间不足,校内人车密度将加倍,势必令校园环境空间问题恶化。

3.12层的高楼对学校管理形成长期的梦魇,当中涉及学生纪律问题与校园的控管、上下课时段建筑物人流动线的挑战、升降梯的维修问题、高楼安全意识问题等。

4.担心令吉贬值,以致建材涨价,建费开销骤增之余,在经济低迷时刻也面对棘手的筹款问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