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这片土地上的母语(上)/君晴

每当我们听到关闭华小的言论,心里必然是忧伤的,然而,现在的我不仅仅忧伤,还觉得有一点矛盾。

华人最本事的就是拼死捍卫华小,最避忌的就是别人说关闭华小,在国内多间微型华小“垂死挣扎”之际,宁可申请迁校也不愿关闭,可见华社对华小的重视。

华小最大的作用是让学生能专注、深入地学华文,并使用华文作为母语学习所有的学科。

好几次和一些华小毕业的朋友聊天,他们竟认为华文不过是语文,学那么多那么深干嘛,工作和生活都没用上。眼前的现象不免让人反思:华小在各方的支撑下正努力地发展,老师们是否都拥有相符的服务精神和素质水平?

华小老师多数主修华文,究竟有多少老师真正喜爱华文?学生呢?学生喜爱华文的话,求学生涯结束后是不是必定喜爱华文?要是一个人长大后依然爱着华文或以华文维生,是否又一定是华文老师、华小的功劳?

经常用英文沟通

看看我们自己,无论是短信、电邮、发状态或留言,经常都用英文英语。没人能说用英语交流是不对的,是不爱民族的。

2015年林连玉精神奖得主陈子儒先生说:“现代华族对于华文教育的看法不同,尤其是年轻一代,他们更重视出路及生活,对华文教育缺乏感情。”这番话就是问题所在,“华族自己也找不到学习和使用华文的价值”。

“用母语学习所有学科更有效、更合理”,这种说法大家都认同。然而,在一个多元种族的社会里,母语又该如何定位?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维基百科的说明:“母语是指一个人自幼习得的语言,通常是其思维与交流的自然工具。”

“母语不是靠出生地或血统决定。母语也不一定是母亲的语言,比如在一些父系社会,母亲来自不同的语言区,而孩子通常只用当地的语言,他们只有极少数会掌握母亲的语言。

同样,对于移民后代来说,‘母语’不一定是母国或祖国的语言,甚至有可能是人造语言(如世界语)。一个人可以有两种或更多种母语,因此是‘双语’或‘多语’的。”

中国人说学习汉语是“母语教育”没错,因为他们的国语和“主要族群”的母语一样。马来西亚的母语到底是什么?我们绝对有捍卫华文的义务,但国语又意味着什么?

许多中国人有着强烈的民族自豪感,他们甚至不太需要兼备其他语言能力,因为他们的母语就是国语。我们呢?我们现在常做的是用那不咸不淡的华文来讥讽“香蕉人”,展现我们的华族优越感。

没有确实国民意识

我国很多元,各族的思想观念也很多元。站在汉文化圈的国际舞台上,我们极力突显华族的身分,但我们仿佛没有确实的国籍身分和国民意识。

我们都说自己爱国,人家叫我们“马来人”我们会有大反应。那几位到中国参加选秀节目的马来西亚人都说“我有一个中国梦”,很多华人的心理实际上和他们一样,可是一旦听说中国游客“又出事了”的时候就会撇清关系,群起辱骂中国人没文化。

各源流学校都在用着各自的语言运作,这样的环境造就了“种族社群”,学生自小养成同族人“埋堆”的习惯,毕业前这样的“小社会观”已成形,踏入社会后便难以与他族融合,难以一起生活一同交流,成为真正的马来西亚人。

有时我们会因需要而加入到其他的族群里,但当你是唯一的“异族”时,你会发现“母语”的挑战和“国语/英语”的可贵。(上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