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负债420亿至还债404亿/郑喜文

大马有位姓李的女游客,半年前在台北弄丢了一台手机,没想到好心的民众拾获后交给警局,还将该手机登录于“失物认领”的警署网页,奈何大马游客不熟悉相关程序,并且已经回国,早已不当一回事。

没想到,台北警方主动伸出了援手,在系统里逐一搜寻、对比,结果厘出了线索,联络失主,让李姓女游客在他乡把手机给弄丢半年之后失而复得,结局犹如童话一样幸福。

这位大马游客很是幸运,因为她去对了地方,台湾;大马本身则没有这类的幸运,因为有人票投错了地方,国阵。

售出许多大马资产

源自财政部的“一马发展公司”,发展迄今,来来去去也就在债务上有着爆发性的发展,而在事情曝光之前,也就只尽情发展“地下情”,在反对党多次追问之下才姗姗回答,还替对方冠上“破坏国家声誉”、“政治诬蔑”等罪名。

终于,在巫统前老大和前副揆左右拉弓、上百个巫统支部主席要求下台之后,首相纳吉才出面交代,召开好几次的紧急闭门会议,安抚跳脚的同志,拍胸口的要大家安心安静,反正他有办法把债务一手捧起,想当然尔也有办法让它坠入谷底。

果真如此。

只是,从负债420亿令吉至“清掉”404亿债务的同时,我们同时也出售了许多大马资产——先不评论相关资产到最后是否会沦为负资产,否则整个马来西亚基本上都可以出售了——以及牺牲了国家许多资源。

没人需为债务负责

最重要的是,在“一马发展公司欠下420亿令吉债务”一事里头,是否不需要有人负责?而所谓负责,不止是官职的撤离,而很可能是牢狱的囚禁。

又,一马公司是否还会如此继续不透明却又冥顽不灵的操作下去?如果会,第二个420亿指日可待,如果不会,而体制却又没有改善的话,二三四马公司依旧指日可待。

就一次的教训,我们赔上了几百个亿,还“中国化”了大马城,以及在许多大型计划上,允许他国插足,很难相信,我们牺牲这一切的原因,竟然就是拯救一间丝毫无利于子民的一马公司。

首相纳吉很高兴的宣布说一马公司渡过了难关,大马子民看在眼里,不知怎的感觉前面的难关会越来越难过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