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年片

寒风飒飒的清晨,蒸笼滚烫的午后。极端的天气变化,把人带入一个空前无奈的境地里。这个时节,已到了一年终结,岁月剥落,情绪波荡的时刻。整理旧物,最是送旧迎新放松心情的动作。很多事物都有时间性,过了即丢,符合自然循环的道理。可是,由于某种原因,有的事物可丢却还保留。不舍得丢的事物,感情的价值往往多过其他的考量。

物有所值,除了它原本实质的物价外,更多的是情义的牵涉。所以,在翻箱倒匣的清理过程中,我又见到了我储藏多年的贺年片,一叠又一叠的,包扎着它们的树胶圈已经失去了弹性,一拉即断。我又情不自禁地放下除理的工作,随便翻动着这些纸质与画面都已颓旧的贺卡,进入过往的时间隧道里。

21世纪走向式微

贺年片是上个世纪60、70年代亲友间联系感情的桥梁,也是岁尾年头大家互相祝贺的管道。80、90年代它们虽然还继续为新春贺岁的增添色彩,但其他贺岁的方式也逐渐兴起。到了21世纪,贺年片已走向式微。

在那个贺年片盛行的年代里,北风催促着旧岁,街头巷尾的摊档多了起来,新年歌曲的碟子出了;卖唱片的、播放新碟的,优美的旋律响彻街头,又热闹,又激荡着人心。到街区一巡,缤纷绚丽的贺年片专卖摊也应市而现了。平时只卖书籍与文具用品的书店也增设了摆卖各色贺年片的柜子。每天前往选购贺年片的顾客络绎不绝。的确,那个年代,贺年片作为季节所需,市场还蛮大的。传递贺卡的服务,靠的是邮差。而且,这项服务竟成了这段时间内邮政局的最大宗生意。

     贺年片由各类型的卡片印制而成。有单卡的,也有折成两面或四面的。最流行的是那种可以放进9乘4寸信封的长方形卡片。卡片上除了颜色精印的图画之外,也可以是人物、风景、或是年生肖的图腾、写意构图,配上诗词与贺词,充分洋溢着春节喜悦的气息。

各花入各眼

有的贺卡是表达友情的祝福,有的学生感激师恩、有的是专为情人而设计的,有的适合生意人,有的只有学生才适合采用,更有的诗情画意、文艺的气息浓厚……,林林总总,各花入各眼。选购时,常常得考虑自己亲友师长的年龄、兴趣以及跟自己的亲疏程度,需一番劳神费劲。不过,挑选贺年片的过程也在考验自己的鉴赏能力。取舍之间,也常常受到自己的经济能力所左右。

给亲友寄贺年片是一件快乐的事,因为这是一项礼尚往来的活动。 你的祝福随着一张张贺卡投寄出去了,很快的,邮差就会送来各地朋友精美的贺卡向你祝福。有的朋友,还会亲笔添加贴切的贺语助词,更显珍贵。久无联络的,还可能附上短信一则,叙述别后离情。我因为喜欢文学,也认识了散落各处的一些朋友。岁尾年头,我们就靠这薄薄的贺年卡联络感情,互相关怀和鼓励。我手头上收存的,不乏他们的贺卡,更不缺他们的心意。存着,久久翻阅一下,也像过年的感觉一样美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