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婚风波

上世纪50、60年代,男女恋爱或相亲成功后,就选在会馆或茶楼酒家,设简单几桌茶点,请个证婚人,主持交换订婚戒指,就这样把一对男女情侣,变成了未婚夫妻。

订了婚的一对未婚小夫妻会到照相馆拍合照,双方虽未洞房,从今而后也受到了婚姻契约的约束,从此男的甭想再公开拈花惹草或单独约见别的女生,女的更受当时还残留的封建观念所约束,从此不能再为闺房门外好逑君子的车马声,芳心荡漾了。

简单的订婚仪式,先请证婚人,再找一位司仪,当然一定要备有一枚戒指,几桌的糕饼、香蕉、橙、苹果、花生,就成喜事一椿。

招广告补贴

当年,我刚进报界,在小镇日得拉落脚,当一名地方性日报的通讯员。所谓通讯员,就是没有薪金或津贴,只靠刊登新闻稿的数字计酬或照片津贴费过日子,我曾把这种以稿计酬的生活喻称“煮字不能疗饥”。为了增加入息,通讯员,甚至有薪酬的记者也招徕广告。

那年代哪有什么全版商业广告或祝贺受封广告?更何况当时小镇日得拉的地方领袖,十年轮不到一次受封榜上提名。我也只得从“订婚启事”下手,其实想赚区区几块钱的广告佣金也很不容易!

为投客户欢心,我们这些不务正业的,把新闻放一边,“民以赚钱为天”,都一窝蜂自我推荐包揽筹办订婚仪式。因而安排地方领袖任订婚主持人,自己权充仪式司仪。

开始学做司仪时,上台都发抖,还得依赖起草的讲稿,才能勉强过关。为了讨好广告客户,也为了竞争激烈的市场上做好基础,我开始努力建立司仪权威,有空就打开应用文,翻找辞汇字典,后来更搜集名家格言,专找歌颂爱情或夫妻恩爱的书籍,挑灯用苦,于是,我的表现有进步。接下来,想当然尔,生意滔滔。

当司仪不取谢礼

我都是义务当婚礼的司仪,一当数十年,不取分文谢礼。若没有生意上的利益,主持人就理所当然的接收红包了。

订婚如仪之后,便要求一对未婚夫妻在“订婚启事”广告草稿上签名,还得加上男女双方家长签认,60元(当时马币还未叫令吉)或面积再小一半的30元的广告费便平安入袋,我才算做成一宗从中抽取12元或6元佣金的订婚广告!

广告的内容千篇一律,主持人说的祝颂词也一成不变,只有我的司仪摇唇鼓舌,常有新意,这归功于努力上进的结果,同时也造就了后来从政必须用语言打动人心、打击政敌,使自己成为青年领袖而有滔滔发言的能力。

1965年调任亚市当正式受薪记者之后,订婚广告照收不误,一样要替订婚人做“嫁时衣”,就是找婚礼见证人。当年亚市唐人街有位殷商,经常替人主持交换戒指, 在当时华文还流行刊登“广告应酬新闻”的时候,这位经常主持订婚见证人,几乎抢尽了亮相的锋头。

必须家长签认

有一次同事贪图佣金,一时大意,把一则没有办好家长签认手续的订婚启事刊登了。订婚广告刊出翌日,女方家长找上门,未来女婿和未来丈母娘就在报馆办事处展开唇枪舌剑,闹得同事直冒冷汗。

丈母娘嚷道:我要告报馆,为什么替欺骗良家少女的坏蛋登订婚启事。什么“我俩情投意合,并征得双方家长同意”,我什么时候同意了,你们有我同意的签名证明吗?

转过身指着算命先生的鼻子破口大骂:不要叫我岳母,你这个衣冠禽兽,替我女儿算命算上了床,现在弄大了肚子,聘礼没有也就算了,至少你这狗东西还得尊重我这个丈母娘啊 !

未来女婿的算命先生本来是我们的长期客户,经常在报上打广告,看在长期光顾的份上,同事相信了算命先生编造的谎言,这才闯了祸。

我见情势不妙,只好下杀手锏 :“好啊,安娣,你要告就去告吧,我们报馆侓师等着你去告,但是,你知道吗?你得先去警察局投案后,才能告。”

一听要去警察局,丈母娘犹豫起来了,我趁机给算命佬打了眼色,暗示他给丈母娘安抚一番,然后从桌底下递给他一个红包封。他包了几百块钱硬塞进丈母娘手里,才平熄了丈母娘的满腹怒火,也平息了这场订婚启事的风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