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别政困迎经济尴尬/杨名万

在政府撑腰下,1MDB最终以快刀斩乱麻手法,迅速脱售旗下资产。

送旧迎新,回顾2015年,影响经济最严重的莫过于令吉兑美元汇率大跌。原油价格猛泻,扑朔迷离的国家领导私人户口进账7亿美元疑云,以及所引发的系列政局变化,都是导致令吉汇率遭受市场压低主因。

自从《华尔街日报》去年7月初报道了这当时相等于约26亿令吉的现金转账记录后,半年来的政治变化,国家领导成功说服执政党领导层与基层,那笔26亿据说是中东国家捐献的政治献金后,已经摆脱政治窘境,大马也已从2015年面对的政治困境冲击,转入2016年经济尴尬。

百亿债清徒增烦恼

当然,除了那笔遭《华尔街日报》针对的26亿献金外,大马财政部辖下独资投资公司,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据该报声称因此而承受的110亿美元(以当时汇率计算,估计约415亿令吉)负债也受到关注。

在政府撑腰下,1MDB最终以快刀斩乱麻手法,迅速脱售旗下包括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发展地段,Edra环球能源,以及在去年最后一天,将大马城60%股权脱售于由大马依斯干达海滨公司和中国铁路工程集团组成的财团。

这去年最后一单逾74亿令吉交易完成后,我国领导即刻在部落格发表岁末官方献词,宣布这脱售资产行动完成后,一马发展负债就减少404亿令吉。

这很明显,去年下半年,政府针对这家引起诸多争论财政部独资子公司花了不少精力,也动用了国际政治关系,避免这公司的债务问题加深26亿政治献金疑云。

表面上看来,1MDB庞大负债一解决,似乎什么问题都解决。

其实,这家投资控股公司的成立,本身就是个问题,财政部早已经拥有架构非常完整的独资投资控股公司——国库控股(Khazanah Nasional),这家投资公司拥有涵盖逾14个行业的70家公司显著股权,而且在电力和房地产投资比重分别高达17.4%和10.5%,因此,对于1MDB所从事的这两个领域拥有更悠久历史和投资经验,根本不需要浪费钜款设立另一个庞大投资集团,添债又清债,徒增烦恼!

油价跌物价反涨

在国际原油价格高涨或平稳时期,联邦政府手头充裕,可以如此挥霍,但是,在目前原油价格低迷情况下,问题就浮现,正如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所言,国际油价每跌一美元,政府收入就少3亿令吉,建立数以百亿计庞大投资组织重复国库控股的工作,是不必要的挥霍。

钱用在不对的地方,就会产生经济乱像,国人恐怕享受不到油价下跌利益。

国际原油价格2016年看来会持续下跌,但是,除了直接的汽油价格下跌外,物价不但没有连锁性下跌,反而是连锁式逆向上涨。

国际原油价格双位数下跌已久,国内汽油价格跌幅虽低,以国内最普遍使用的RON95汽油价格为例,去年11月比2014年同时期仍然下跌约11%,同样是双位数。

但是,去年12月下旬刚公布的11月份消费者物价指数却显示,汽油价格没有引起连锁效应,11月份交通运输消费价格指数只跌5.2%,从1月至11月份则只跌4.4%,导致全面通胀率分别达11月份的2.6%和11个月期的2%。

在政府宣布公共交通费上涨,包括火车和轻快铁等都不能幸免后,这交通运输消费指数恐怕无法拉低通胀率,而接下来半岛居民今年起要缴付更高电费,情况更糟,同一时期,我们邻国新加坡和泰国正面对物价下跌,近期的通胀率都是接近负1.0%,令国人羡慕。

2016年开年,汽油价格又下跌,只是百货物价正逆向上涨,这是我们新一年面对的第一个经济尴尬!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