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文宁的雀爷们

前几个月烟霾为害,位于莎阿南的哥文宁城,整日迷迷蒙蒙,虽未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但曾经一度高踞全国不健康指数的榜首。这样的迷离世界,简直使人怀疑此身处在仙境中。只是,烧焦的味道弥漫,煞了风景,而且闻久了会呛喉。专家说,这种脏空气吸多了,对呼吸器官不好,严重还可致命。

庆幸的是,托东北季候风之福,蓝天白云得以重现人间。有调皮的网民杜撰一联:“林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横幅是:“明年再来”。这虽是戏谑之言,但也把现实之境描绘得淋漓尽致。的确,烟霾自十多年前不持护照闯境成功之后,今天已常态化,除非有特别变数,否则,印尼周边邻国,都要忍受周期性煎熬。

现实来说,烟霾不但戕害人类,连走兽鸟雀也不能幸免。哥文宁本是鸟雀之城,我以前说过,我在星期六和星期天,都会在早晨的树荫下踩单车,锻炼身体之余,也不忘欣赏鸣禽的好声音。然而烟霾来袭那期间,树林里的唱歌声好像减少了,我的小孙女调侃说,鸟儿定是给烟霾熏得喉咙刺痛,又没药吃,所以唱不出歌来。确实,天空中不但飞鸟少了,连本来航经哥文宁上空的飞机,似乎也少了许多。 

冠军鸟体小歌美

小孙女读小学二年级,会很多东西,有时问一些问题,我都很难回答。她偶会早起,就跟我出去晨运。可能受我的影响,她对鸣禽也很感兴趣,对悦耳的鸣声也会欣赏。唱腔清脆悠长又有转折的那只,她名之为“冠军鸟”(Champion bird)。且说这只冠军鸟,我曾窥探很久,都难以看到它的卢山面目。但可能是日久见功,终于给我逮到一个机会,在浓密的叶隙中,瞧到了它的真容。原来它的鸣声虽清脆悠长,它的个儿却很娇小,黄绿相间的颜色,有保护作用,难怪我一直与它缘悭一面。

所谓人不可貌相,鸟也一样。冠军鸟虽然个子娇小,却有一把好嗓子,不像那些个头大的,鸣声不是咯咯咯就是喔喔喔,粗而单调,难怪白居易要说“呕哑嘲哳难为听”了。最近,我又发现一只体型稍大的“歌唱家”,鸣声腔调另具一格,韵味与冠军鸟不遑多让。而此鸟有时会以屋顶为表演平台,大概在辽阔的天幕下引吭高歌,更能颠倒众生吧。 

麻雀菜市场

从住家出来,越过大马路,就是我常走的林荫小道。如果恰逢鸟唱正浓,我们会停住脚步,静静地欣赏这天籁似的乐音。但是鸟儿很精灵,一有人气,马上就呼朋引类,飞到对面的树上,隐藏在浓密的叶子里,继续施展它们的绝活。再向前行,则可见一大堆麻雀在聒噪,小孙女说是“菜市场开档了”,有人开价,有人杀价,争论不休。这当儿,著名的《波斯市场》,马上在我脑子里奏起。这首调子轻快、气氛热烈的乐章,把波斯人的日常生活,渲染得既生动又真实。

我最怕的是乌鸦。因为它们一来就是一群,绝少单打独斗的。而且一来就往垃圾堆里“翻箱倒箧”,弄到环境一塌糊涂、臭气熏天。但胡适很推崇乌鸦,说它不怕讨人厌,一大早就在屋檐上咿咿呀呀聒叫。胡适说是要惊醒世人,不要去做伤天害理的坏事。我的小孙女倒另有见地:乌鸦是清道夫,它替我们扫除了很多肮脏的东西。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