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能,大马为何不能?/陆培春

围绕“慰安妇”问题,日韩两国外长在首尔举行会谈,双方终于达致具里程碑意义的协议,安倍就此事道歉及反省,不再坚持躲躲闪闪的立场,并答应对在世46名前慰安妇(据说总人数达20万之众)设立一笔总额达10亿日圆(约3600万令吉)的基金以照顾她们,属“补偿”而非正式的“(政府)赔偿”。敬请注意,早在1995年,日本企图推搪责任,竟成立一个1亿圆(约357万令吉)民间基金(义款)想堵住她们的嘴,不少人拒领,丧失意义后于2007年解散。如今才愿正式动用公帑来赔,等于日本政府公然承认责任,进行国家赔偿。

安倍不吃眼前亏

当天傍晚,安倍特地致电朴槿惠总统,就慰安妇问题向她道歉,这是日本政府首次承认责任,也是右派政客安倍破天荒第一次以首相名义道歉。显然,对慰安妇问题态度一直强硬无比的安倍终于软化了,来自老大哥美国的巨大压力是一因,换言之,安倍是被迫认罪的(翌日,其夫人昭惠特地代表安倍参拜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以安抚右派)。反之,韩国方面坚守立场,丝毫不让步,特别是前慰安妇在国际上展开各种努力,包括联合国申遗及在国内外设立慰安妇少女坐像等,所起作用奇大,正所谓真理战胜一切,理亏的安倍不得不败。对此,美国高度评价日韩同盟关系获得改善,有利日后对付强大中国的和平崛起和让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以安倍为首的日本右派政客和军国遗臣遗老皆一口否认战前军方涉及此丑事,因为承认的话会自我否定,使大日本帝国的“圣战”受玷辱,这回岸田文雄外长明确表示“在军方的参与下,众多女性的美誉和尊严受到伤害,痛感日本对此负有责任”。日方立场的巨变,让韩方可以欣然接受。若日方不努力,问题将永无解决之日,对韩方来说,那是一毫也不能退让的大原则问题。

归根到底,安倍的“努力”,其实也是为了他的一己之利,明年7月参议院选举在即,为了改善形象以捞取选票(他还强调不让年轻一代老向人赔罪,以收买他们选票),只好以退为进,吃亏一些无妨,在大选告捷以实现修宪愿望才是最高境界。对安倍来说,君子可吃眼前亏。

显然,日方政客非庸碌阿斗,安倍提出的条件是“最后决定和不可反口(日语写最终与不可逆)”,要求韩方勿在国际社会(包括联合国)针对这问题非议日本,互相谴责与批评,且要求撤走由韩国挺身队问题对策协议会在日本大使馆前设立的象征慰安妇的少女坐像。对此敏感坐像问题,日方要求未免过分,尽管尹炳世外长答应“尽力解决”,但按情理,韩方组织不会轻易点头,因为这牵涉了其面子问题,老人家不能在战后70年,再一次受日本侮辱。她们不为五斗米折腰,精神可嘉,日本人又能否理解她们真正心愿?

我国须效法韩国

对可怜的前慰安妇来说,假如没有强大的政府当靠山,她们是无法令安倍低头认错的,可见这是韩国官民合作旗开得胜的最佳例子。不过,她们仍有所不满,认为韩国太听日方的话,“谢罪”也非安倍亲口说,而是由岸田“代读”。

回头看看我国在战争赔偿问题上的处境,未免令人唏嘘不已。我国身心饱受摧残,却得不到政府照顾的战争受害者,曾亲赴东京首相官邸诉求竟不得其门而入;战时被勒索了巨金5000万叻币,至今仍未获归还(历史研究者程道中计算,日方应还约17亿令吉,等于上述日方赔款的5倍);当然,我国也有前慰安妇,但完全不获“亲睐”,难道韩方身价高,我方低贱,日方无需花钱设基金照顾和安抚她们。

可以肯定的是,有政府做靠山的韩国人比较幸运,没得到政府出面支援的我国受害者,则不幸至极了。韩方这次的官民合作和大力坚持原则,显然值得我们政府与受害者一起学习,特别是有关华社,更应起带头作用,不可怠慢,老是被动。韩国人能,照理我们也能!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