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够严重才会出动
特种部队是警界精英

特种部队设备精良是一回事,而且可谓千中选一。

(吉隆坡1日讯)吃“大茶饭”的悍匪都知道,我国有一组神秘的警队精英,抢救肉票及直捣危险罪犯老巢对这个平时隐于各警察部门的精英来说,只不过是小儿科,因为他们的例常任务是出生入死,案件不大不棘手,都不会轻易动用他们。

他们无处不在,也处处不在,他们出现时,也很少人知道他们是谁,因为他们绝大部分时间戴着类似滑雪用的面罩执行任务。

曾经有一名吉隆坡高级警官,在某宗大案结束后针对报界不小心拍到其中一名已脱下面罩的特警的脸的报道说:“你们不应该登这照片。”

这就是马来西亚皇家警察部队的特种部队,也称特别行动部队(Unit Tindakan Khas ,简称UTK),由前警察总长敦哈聂倡议成立,至今已41周年。

不少大案都有他们的影迹,例如半山芭监狱挟持推事事件、阿当事件、东京银行劫案及多宗抢救绑票案的肉票行动等等。通常,当所有可用的人都想尽后,及案件极之严重,才会动用他们。

阿都拉萨南利助理警长曾于1987年获选加入该特种部队,他说,虽然队员的任务很多时候比一般警务人员还要危险,不过,他从不后悔,穿著UTK制服为国家服务,是荣耀。

他曾多次参与大案,但最令他难忘的是1990年代在雪州峇都急附近歼灭一群干下无数劫案的枪匪。

“当时三组队员被派去追捕这些劫匪,但我这组两人是第一个到现场的,我们必须先进入匪徒藏匿的地点,以免他们逃走。当我们一进去,对方就开枪,我们开火回敬,数分钟激烈驳火后成功在其他队员赶抵前,擒下匪徒。”

执行任务前处理好家务

另一位特种部队宿将弗西马末最难忘的任务,则是在1987年抢救一名被绑的著名商人,肉票在我们找到破案的突破点时,已被禁锢了70天。

“我们漏夜追踪绑匪至柔佛州,唯一可指引我们到贼巢及‘藏参处’的,是一排朝该藏参房子排列而去的椰树,肉票就在屋内。”

由于夜黑风高,肉眼几乎难以看清,但特种部队队员成功在未惊动绑匪下掩至该屋旁。

“我们成功救出肉票,那正是我们的优先任务。接下来,我们‘中和’了绑匪,然后收队。”中和的意思,是解决了。队员全身而退。

他说,他上班前的第一件事,是处理家庭事务,确保每一件须处理的事都办好才走,才能安心执行任务。我会先算好我会离开多久以安排家里人,以免他们担心受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