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鸡蛋花常开

星期六晚上抵达山谷的家,夜晚已沉寂。对面的街灯照亮了我大门外的鸡蛋花树,十多把的花朵,在街灯的灯火下显得特别醒目。学生由赋说,这花有香。

微凉的空气里清香阵阵,幽幽浮移着。

这数次回来,它的花期更加的频密,一次比一次的多开。我心存感激,时刻感受它们在时间里花开的意义。

它们开花的时间都不长,只开一天或额外多一天,它们就选择了告别,让给了下一些等待出场绽放的花蕾。而说落花,它们的香仍然在,只是淡薄了些。这样的花开过程和言语,让我迷恋。

我的迷恋有我自己的角度,花龄不说长,有真实真诚的香,淋漓尽致的快乐,一切就完美了。

不是每个人都懂得欣赏这样简单的完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