嗟来之食

在印度孟买摆展览的那几天,参观的人很多。参展商都忙得没有时间到外面的餐厅吃午饭,只好叫外卖。我也跟随大家订了一份中式素食。

我当然不期望在孟买能够吃到什么中式美食,所以对外卖菜肴的味道没有失望。只是外卖的分量很大,我吃完炒面和蔬菜之后,已经九成饱了,那大盒白饭根本没动过一口。我不想浪费食物,打算把它留给在展览馆打扫的印度女人。

下午3点多,我看见那个印度女人在档口外打扫,于是把饭盒拿出来给她。我指着白米饭,表示这是可以吃的。岂知她竟不领情,接过饭盒后就把它丢到垃圾桶里。我大吃一惊,心想:怎么可以浪费?在富裕的地方,大家都在谈论要珍惜食物。但这个女人却在糟蹋米饭。假如我预先知道这个情况,我一定会把饭盒留着。等到闭馆之后拿回酒店,送给在酒店外讨钱的孩子。

不领情丢弃食物

后来我和隔壁的同行谈起这件事,她也说这个印度女人同样地把她给的柑橘,丢到垃圾桶里。那个柑橘并没坏,只是外皮有点花,是外卖附送来的。我实在不明白这个印度女人的心态。难道她不愿吃嗟来之食。当时我把饭盒交给她的时候,是怀着真诚的心,根本没有施舍的念头。我相信隔壁同行也是抱着同样的态度。但这个印度女人却不领情,还把食物抛弃,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在印度,负责搞卫生的人,绝大多数是属于不可触摸的贱民阶级。这个阶级的人,因为印度的种姓制度,不能和其他人一样可以平等地接受教育,因此绝少有向上层阶级爬升的机会。最要命的是,这种阶级是世袭的,一代传一代。在贱民家庭出生的孩子,天生注定成为贱民,这是他们的宿命。他们出卖劳力,做一般人厌恶的工作,例如扫街搞卫生、挑粪和收拾尸体等等。他们赚取微薄的工资,往往不足糊口养家,因此生活非常穷困。

我非常同情印度贱民的遭遇,但我对那个扫地的印度女人的态度非常不满,我不满她在这样困难的条件之下,还不能惜食惜福。所以当展览结束时,我带走没吃完的方便面和文具,没有留下给她。她拒绝我的好意在先,我没有理由再送礼物给她。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