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越河内·沙坝
简朴和谐生活

沙坝高原梯田处处,一片翠绿。

前往北越河内背包行之前,很多朋友皆推荐沙坝(Sapa)高原是非去不可的地方。于是到达河内的第一天,即马上寻找旅行社安排行程。

4夜3天的旅程,两晚睡火车,一晚住城市酒店,一晚住民宿,包吃包接送,以120美元(约516令吉)成交。

纵使在过程中发觉被旅行社坑了(火车4人贵宾厢房变6人鸽子笼、酒店员工服务态度烂、食物一成不变……),但总的来说,这一趟沙坝之行还是颇怡神养眼。

而且网上说的不能尽信,去沙坝并不一定要靠旅行社承包,自由行应该看得更多、住得更好、吃得更丰富。因为每天皆有火车及巴士来回河内及沙坝,高原上酒店食肆处处,也有电单车出租或德士,不然就用走的也行。基本上,酒店的主要员工及商店店员都能以简单英语沟通,但偶尔还是要冒着鸡同鸭讲的无奈,或靠计算机(购买东西时)与肢体语言表达。

走在乡间小路的旅人,为绿色大地增添一抹美丽的色彩。

沙坝镇

越南时间比大马慢一个小时。晚上九时多从河内火车站出发,清晨6时许到达沙坝山脚下的Lao Cai车站,再乘1小时的小巴开往高原去。

蜿蜒弯曲的山路并不寂寞,满目皆是翠绿山峦。地处海拔1800米左右,凉爽的气候已为这地方加分。

高原上的沙坝镇(Sapa)到处一派悠闲。主要街道两旁林立着法式情调的建筑,精致的咖啡馆与艳丽的鲜花奔放的向途人招徕。餐牌上1美元(4令吉30仙)一瓶的河内啤酒确是颇具诱惑力。

这里最受瞩目的,要数满街满巷的少数民族。他们穿着传统的民族服饰,有些在街上向途人兜售手工品,有些就地而坐的在缝绣手作。背后的竹篓也许装戴着手工包点,也许盛戴着娃儿。

最让人悲叹的,就是这里的童贩。才四五岁左右的小童,背后竟然还背着一个小婴儿,在熙来攘往的马路上追逐着向游客兜售,不知是“营销政策”或家境如此,让人为之捏一把冷汗。

沙坝高原街上有著浪漫的法式建筑,遍街咖啡馆与花卉点缀。

“会变色”的教堂

沙坝镇有个大广场,广场旁还有一间天主教堂。到了晚上,不同色彩的灯光焦集在教堂上,或红或黄或蓝或绿……形成“会变色”的教堂。

据闻以前这里每逢周末晚有个爱情市集,来自各地的少数民族会在这一晚带着各种物品前来进行交易。年轻单身的男女也会趁此物色意中人,若是互相看对眼,就能展开恋情。然而如今已失却这些浪漫色彩,换而之成为夜市场,当中不乏少数民族缝绣的衣物、包包、帽子或手作的首饰品或艺术品等等,即使不想买也大可看个过瘾。

遍地烧烤及串烧

沙坝另一特色即是遍地烧烤。这里非常流行吃烧烤及串烧,可以看到一整只的鸡鸭甚至小猪放在架上烤,还有各种肉类、海鲜、蔬果或不知名的食材腌制了串成一串串,另外亦有原汁原味的鸡蛋、鸭蛋、番薯、玉米,等待被进贡到五脏庙。

在冷凉的气温下,与友伴蹲坐在街头的小板凳上,一手啤酒、一手串烧,不啻是豪迈且逍遥的沙坝之夜!

cat cat村的手工艺品小店林立。

卡卡村

卡卡村(Cat Cat Village)在网上被译为“猫猫村”,可是与猫却无半点瓜葛。其实在越南发音,是称为“Ka Ka Village”,因此称它“卡卡村”比较适合。

到沙坝旅游,前往参观卡卡村及健行是重头节目,并且大概花半天时间就够了。

由于是包含在配套内,在到达沙坝的清晨,于酒店享用早餐后,就由一名十多岁且懂英语的少数民族少女充当响导,带领一众游客步行进村。

小径上是泥与沙石的混合,偶尔还有积水,加上兜客的摩哆大军在身旁呼啸,步步为营的当儿,两旁翠绿的梯田也不禁让人胸怀开阔。

少数民族纪念品

据悉这个村落居住着黑苗族人,途经之处有一段颇像前往槟城极乐寺的处境,阶梯两旁皆是少数民族在经营着各种纪念品的小摊子或食物,虽然商业味道有点重,但左看看右瞧瞧,就能忽略了路途的艰辛,不知不觉就下了坡或上了岭。  

过了这条“商业区”,吃力的爬上一段石阶之后,眼前竟是一道气势摄人的瀑布,湍急的水流上还有一座吊桥,景色美不胜收。

过了桥,被安排在一间会堂观赏文艺演出,穿着越南传统服饰的男女舞蹈员表演着越南的歌舞,纵使听不明,却也相当养眼。

Ta Van村庄的小桥流水人家。

达湾村

在沙坝旅游的配套内,其中一晚是住在民宿里,目的地是达湾村(Ta Van)。(网上称Ta Van为踏梅村,却不知名称典故来源。)

在沙坝镇的酒店往达湾村去,据说要背著行李步行约两三个小时才能到达,或者选择自费叫车子或电单车送往。眼见天雨绵绵,想必路上泥泞处处,且还要背著大背包,只好与友伴自费叫车子送往(一人约10令吉)。

达湾村与卡卡村不同的是,这里非常乡野朴素,有着层层迭迭阶梯似的稻田、在翠田里劳作的耕农、清澈的小河流水、有竹篱笆的简朴民居、关有牛羊牲畜的茅棚、光着脚丫走在阡陌与泥径的小童、啁啾的鸟鸣鸡啼……在在显现出村庄简朴和谐的氛围。

被安排入住的民宿除了有整洁且设有蚊帐的床铺(大家排排睡),也有卫生厕所。餐食皆由屋主人准备。虽然李姓屋主颇有兴趣与我们交流,唯语言完全不通,加上人客太多,因此也没机会融入他们的生活,纯粹作为一名借宿的过客而已。

回归田园生活

在这里,是正真回归到田园生活,没有网络、没有电视(有也看不懂)、没有娱乐、没有夜生活,入夜时分就一片漆黑。

不过,不甘寂寞的我们还是有办法在天黑之前去探路,找到一间有网络的咖啡厅。在民宿享用晚餐后,一个继一个走在乡间的小路,摸黑亮着手机的电筒,往网络咖啡馆摸去,方不至于虚度春宵哩!

下期预告:

很多人说,到河内旅行,除出沙坝与下龙湾,就没什么东西好看了。其实也不尽然,纵使逗留在老城区一带,也可体验异域的民间风情。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