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律师:扣留期间有人频拨电登门
“访西鲁有政治意图”

卡马鲁(左)回应所有关于西鲁的问题,右是哈斯纳。

(吉隆坡31日讯)因杀害蒙古女郎阿尔丹杜雅被判死刑的前特警西鲁阿查哈,最近在澳洲扣留所频频接获来自马来西亚及外国的电话,甚至有人登门造访,被其拿督卡马鲁代表律师指为“存有政治意图”。“这些人甚至游说西鲁撤换他在大马的代表律师。

西鲁是因为逾期逗留,受到澳洲移民局被扣留,他目前已向澳洲移民局申请保护签证,寻求继续居留澳洲。

卡马鲁说,西鲁目前被扣留期间,来自大马及外国的有关人士,不断通过电话联络西鲁,甚至有人还亲自到扣留所寻求与西鲁见面,不过都被西鲁拒于门外。

他直言,西鲁在马来西亚的代表律师,知道有关人士身分,并且将在适当的时间,通过法律途径去处理问题。

卡马鲁今日和西鲁的另一名代表律师哈斯纳,在律师楼向记者发表谈话;卡马鲁表明,他是因为记者要求了解西鲁的最新发展,所以接见记者。

谋杀罪成判死刑

马来西亚联邦法院于今年1月13日推翻上诉庭的裁决,宣判两名被控谋杀阿尔丹杜雅的前特警罪名成立,判处死刑。

联邦法院首席法官敦阿里芬为首的五司在控方的上诉中,裁决控方掌握确凿证据,指证特警阿兹拉和西鲁的杀人罪,因此推翻上诉庭的无罪宣判,维持高庭对两人的定罪与死刑判决。 

当天只有阿兹拉(38岁)出庭,西鲁(43岁)缺席,阿里芬在控方代表拿督顿马吉副检察司要求下,向西鲁发出逮捕令。

之后,跟据澳洲广播公司报道,西鲁被扣留时,是与他的家人在布里斯班西部居住。

据悉,西鲁与19岁儿子及另一名亲戚,在当地居住了数个月,报道也指他是以合法的护照和游客签证入境。

西鲁因为逾期逗留,受到澳洲移民局被扣留。

“西鲁气色不错”

卡马鲁说,他最近一次见西鲁是在上周,他的气色看来不错。

他认为,西鲁申请“保护签证”存在一些阻扰,一方面是西鲁已由马来西亚最高的法庭裁决有罪,此外,澳洲对死刑的立场,对将西鲁送回马来西亚有所挣扎,但同时又不能让西鲁在澳洲自由进出。

他说,他设法从西鲁口中得知,经常有人试图接触他(西鲁),他本身觉得这些人士的举动,不外是有其政治意图,也许向从西鲁的谈话,或他们要西鲁发表他们所要的言论,然后从中获得政治好处及利益。

法律阻扰引渡回马

他补充,一个来自外国的特定人士,表明将协助西鲁解决在澳洲的移民问题,至于有无包括在马来西亚面对的案件,则不得而知。

“这些人士也尝试接触西鲁的家人。西鲁已听取在马来西亚和澳洲的律师的劝告,不理会也不回应这些人士。

“因为被指由西鲁发表的任何言论,对西鲁的申请(保护签证)不利。

“我目前没有关于大马申请引渡西鲁回国的信息,其实根据澳洲的引渡条例,大前提是,不能够把被引渡回国者处死,还有,如果马来西亚提出引渡要求,必须先得到澳洲政府的同意。

“所以不是大马无意把西鲁引渡回国,而是法律上的阻扰。”

9年来坚持没杀人“受人指示”论矛盾

卡马鲁说,他清楚外界有各种的言论,包括西鲁被指发表“我是在他人指示下干案”。

他指出,在他为西鲁办案的9年时间内,从高庭、上诉庭到最高法院,西鲁都坚持本身没有杀人,如今现出现“受人指示干案”的言论,这是非常矛盾的。

他强调,不论各种的言论来自何方,包括来自西鲁的母亲,除非是在宣誓下做出,否则他不会做出挑战。

澳移民法令其中一类“保护签证”非寻求保护

卡马鲁说,西鲁于今年初向澳洲移民局申请“保护签证”,上个月才由移民局传召面谈,西鲁基于本身将继续居留在澳洲及认为本身符合申请标准,所以申请澳洲政府向逾期逗留者发出的“保护签证”。

给予良好待遇

他指出,“保护签证”无关寻求保护,反之是澳洲移民法令的其中一类签证。

他说,他及西鲁在澳洲的代表律师,将等待澳洲移民局处理西鲁申请的结果,目前西鲁被扣留在移民局的扣留中心。

“西鲁目前情况良好,如果说他完全没有压力或不沮丧,那是天真说法。

“一个被扣留,失去自由的人士,怎么可能轻松自在?不过澳洲给予西鲁良好的待遇,环境也舒适,我反而觉得更像是‘软禁’。”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