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望新年:冬必为春

在新的一年里,全球经济形势依然严峻。

面向2016新的一年,全球经济的严冬程度,可能比过去估计的会更为严重,只能说在目前全球经济处于阴霾之中的一个例外就是美国。

如今,全球各大经济机构出炉的数据,显示出新一年的经济情况不容乐观,但并不代表处于完全悲观。

例如,国际货币基金(IMF)在去年四度下调全球经济增长,从年初预测3.8%下调到3.1%。

这3.1%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测已显示出,是2009年以来最低。

此外,世界贸易组织(WTO)最新预测去年全年全球进出口贸易增长也将只有2.8%,是连续三年低于全球经济增长。

同时,值得关注的是,发展中国家的贸易增长,也是多年来第一次低于全球发达国家的贸易增长。

2015年发展中国家的贸易增长为1.4%,相对的是,发达国家的贸易增长却有3.05%,这似乎颠覆了传统概念即发展中国家的出口优势比发达国家来得高。

现货市场续遭抛售

与此同时,全球各央行的货币政策导向开始出现分化,欧美、亚洲国家之间的紧缩和扩张货币政策的不同,将会波及金融市场次序,并可能给对冲基金出击扰乱市场的机会。

此外,从石油、大宗商品和农场品价格下降趋势而言,现货市场的抛售局面在今年依然会继续,除非生厂商更多出手干预供求局面。

新一年的欧洲区域政局和经济局面将面临更多考验。

去年延伸的问题依然在燃烧,巴黎的恐怖袭击、希腊破产解救危机与欧洲央行的困难抉择、以及人道主义解救由于躲避中东战乱而一窝蜂涌入欧洲的数百万名难民的问题,都是欧盟今年必须妥善处理的问题。

此外,一些报道指出的德国与南欧、东欧国家之间的意见不合、英国政坛暗喻要离开欧盟等现象,说明维持欧盟区域成员国之间的和谐及政局稳定,似乎比目前如何刺激欧盟经济来得更优先。

在亚洲方面,日本经济状况还有待考察,寄望于2020年东京奥运会,应该会让商家为日本经济的激进改革方案带来一些期望。

虽然目前日本一部分市场人士怀疑日本经济改革是否能够挽救该国债务和通货紧缩。日本与中国外交关系频频冲突,也降低了更多的东亚整体经济合作的可能性。

寄望利好政策出台

而目前中国在新常态下的增长压力,需要面对国内外不确定的众多政经因素。

但是,从微观层面,中国企业与政府的行业经济政策导向还是联系密切,特别是在“互联网+”相关的宏观政策促使了中国各行业开始转型,把产品和服务往更高端的规模经济模式革命。

这种转变在目前中国产能过剩、产业升级的时间段是适宜的。

此外,“一带一路”的区域政策导向对于亚洲区域而言,具有区域经济一体化和长远战略合作的意义,也会带动基础设施建设、金融产业合作等合作契机,特别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将随着一带一路政策扩张,市场人士可以期待更多微观层面的一带一路政策出台。

但相对的是,金融市场发展问题频出依然是中国经济发展的软肋,中国股市动荡引发的一系列问题,还是令投资者忧心。

此外,一些新兴投资产品的出炉和失败收场,也让中国投资者感到失望和示威维权,这将打击日后中国金融市场的改革。

例如,近期发生的中国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的交易商的资金赎回困难,交易所决定限制委托了结数量、暂停部分金属交易的事件,严重打击了中国金融市场的诚信评级,出现崩盘的概率已经大大上升。

纵观而言,在2016新的一年里,全球经济形势依然严峻。

除了寄望政府更多的利好政策出台以外,商家们只好提高自己各个方面的市场竞争优势,做好国际市场扩展、企业管理战略等的布局工作。

全球经济情况不容乐观,但并不代表处于完全悲观。

因为总是会有一部分企业能在逆境中胜出,再寒冬的天气也自然会迎来春天。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