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脑香科雨林/朱海波

双翅果,龙脑香科乔木的典型特征。

有一次阅读了一份农牧杂志,一份内容讲述饲养砂拉越珍稀鱼种忘不了(Empurau)(即是半岛的格拉鱼),必须喂养龙脑香科树木的五翅果,当时好奇我们东南亚的热带雨林乔木中,龙脑香科树木占了八成,而有翅果几乎就是龙脑香科的特征,其中二翅果,三翅果倒很常见,只是不知为何一定要五翅果?

记得有一次在大卑山的伐木道撤退,一路下着细雨,突然一阵大风吹来,广阔原野中,身边孤零零的一棵大树抖落了好几十颗有翅果,“看哪!”,我惊叹!霎那间仿佛天空尽是羽毛毽子旋转飞舞,缓缓落下,煞是好看。

极好的建筑材料

龙脑香科树木只在亚洲的热带雨林区生长,许多品种连续多年不开花,却会在同一季盛放。热带雨林古老的树木极其高大,质地细密坚韧,有些树种被砍伐后几十年后树桩还不会腐烂,原来它会分泌出“龙脑树脂”,是一种很好的防腐剂,是极好的建筑材料。

这种令人觊觎的瑰宝,市价极其高昂,然而讽刺的是,我们虽然生长在热带雨林国度,却鲜少有人拥有热带雨林硬木家具,那怕是一套桌椅。然而自独立58年以来,国家的森林却被大量砍伐,除了少数国家公园及险峻的山区外,所有森林莫不被大肆掠夺,初伐、次伐、清伐,这些树木哪里去了?

东南亚森林砍伐的主要原因是数十年来日本大量进口热带木材,于此同时,日本却自幕府时代便规定国内私砍树木属于违法,至今日本仍有四分之三的国土为森林所覆盖。然而我们如此大量将木材售往日本,何人受益呢?

仓促建立的东南亚现代国家有其固有的缺陷,少数的政策制订者及科层官僚,往往以国家的名义圈占无人的森林荒地,大刺刺的支配这些“社会共有财”,在以开发资源的名义,发放执照的手段,与伐木业者携手掠夺森林资源。在此背景下,少许税收输入国库,官员及企业界大发其财,原住民承受家园破坏而申诉无门,公民大众被剥夺共享共有财的机会而懵然不知。

1999年登查玛峰,当时山区正在伐木,我们途中遇见一株令人叹为观止的大树,然而好景不常,就在登山后下撤时,发觉它已经被砍倒。

忽略共享共有财

共有财(the commons),共享共有财(commoning)等概念,执政者更是乐见群众不知,永远被排除在教育体制之外。

资本主义制度把资源价格化的机制,往往存在着举世皆然的价值错估,由于仅利用资源的粗拙部分,而无知的毁灭其更有价值的内蕴。

我们砍伐热带雨林,再种植油棕榈及橡胶树,有如敲碎砖墙,挂上竹帘,虽然一时通风(短期获利),却无法遮挡风雨,甚至毁坏了梁架屋基。日后即使赔上所有经济作物所获得的收益,也无法换回,那怕是一丁点的多样性雨林环境,进而使国家社会衰败于真正的资源多样性匮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