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尾的回顾/罗汉洲

在清末民初的时候,中国大陆有一副脍炙人口的对联: “年年难过年年过,处处无家处处家”。深刻描绘出当时经济凋敝,民生艰苦的景象。

今天,相信很多大马人对这副对联很有“于我心有戚戚焉”的感觉,尤其对上联更觉得说到心坎上来了,难道这副对联已预知我们今日的景况?大马华人选“苦”为年度汉字真的没有选错,大多数大马人过了一个苦年。

在以往,每到年尾时,艰辛走过来的人总会期望明年比今年好,希望明年可以摆脱今年的困境。然而今年,有这种期望的人应该少之又少,大家只能期望明年的“苦”可以和今年的“苦”打个平手就可额手称庆,惟照看起来,明年当会更苦,期望明年会更好可就有点天真了。

这样的预期是有根据的,自从今年四月开始,百物腾涨,且已知道明年的涨势更加凌厉,国家经济却不见有好转迹象,首相纳吉日前坦言若不实施消费税,政府就可能无法支付薪金给公务员。

仇外课题引发反感

试想,庞大的消费税用来发薪而不是用在发展用途,明年的经济有什么可能会好转?所以人们已有心理准备:明天开始过一个更苦的年。

再回顾今年大事,每年都有大事发生,怎样才称得上大事则见仁见智,我则认为政客破坏种族关系,使到种族关系恶化,这是一桩大事,因为这是关系到国家安危的。

我国的种族关系其实是不错的,在私人机构工作的各族职工都会认同这点,但偏偏政客就看不惯,因为种族融洽相处,他们这些全靠搞种族主义生存的政客就无机可趁,他们就没有“销路”了,于是政客们在今年就不断的挑拨种族情绪,制造族群危机感,与往年不同的是政客们在今年还利用马前卒号召游行示威,飚高种族情绪,甚至炒作仇外话题,极尽兴风作浪之能事。终至连他们的族人也忍不住地反问道:所有重要职位都是我们的人担任,一切公职也以我们族人为大多数,我们牢牢掌握一切大权,人家如何威胁我们?

这个反问是今年难见的可喜事,往年是看不到的。

可不是吗?掌握了一切重要权力的种族却仍然认为受到他族威胁、地位不稳,这么样的种族还有用吗?稍有自尊感的人都不以为然。

部长鼓动种族隔离

今年会有人把挑拨种族情视视为“职业”,一而再搬弄是非,所以会有这样的事,一方面是因为受到有力人士在背后指使,另一方面则是执法单位不敢秉公处理,一味姑息纵容,比如公开发表煽动种族情绪言论的人,以及聚众在教堂前,强迫“异教徒”拆下十字架的人,尽管当场的语音视频传遍世界,但却都因“证据不足”而不予起诉,有这样的姑息纵容才会产生这样的乱象,于是再衍生连屋顶上的通风口与间隔板都当作十字架,必须涂抹才可。

今年还有一个怪现象,那就是一些部长竟然以为他只是某族群的部长而已,这些部长过分维护本身族群,他们以维护族群的名义而实行种族隔离政策,竟也还奢言国民团结。

可预见人民在明年既须面对较艰苦的经济生活,也须面对种族情绪更高涨的政治环境。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