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2015大马金“语”良“言”!!
这些话,信不信由你!

参观过“信不信由你博物馆”?这将世界上稀奇古怪收于一堂,展出许多不同思议的风俗礼仪,例如:厄瓜多尔的缩小人头、带着独角兽角的男子、NASA宇宙飞行员们勘查月球时所穿过的宇宙服、吞自己鼻子的人、木乃伊美人鱼……,琳琅满目的内容让人觉得到底应该相信、或不该相信!

心理学家说,人们的心理是常不自觉地较容易相信专家,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更应对专家的说法小心一点。以下句子或内容,无不与政客相关,政客也是专家,句句指责、赞美、辩证里,暗中皆有话,让人处身迷局,雾里看花,只是信不信,由你。

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长依斯迈沙比里(左)与占士拉迪等人用餐,桌上可见一碟疑似海龟蛋的照片在社媒上疯传,掀起“部长吃海龟蛋”疑云。

“桌上有海龟蛋未必吃!”

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在出席一沙巴宴席上,被人拍到其所坐的位置上方摆有海龟蛋,但他否认有吃!他解释,宴会的菜不是自己点的,包括受保护的海龟蛋。

解:按部长“自己没有参与其中就好”的理论,是在“以身作则”告诉普罗大众,即使目睹任何罪案发生,只要自己没参与其中,不是那个犯罪者,就能理直气壮,没有任何义务和责任了。于是,守望相助、路见不平等正义道理,只是课本上的道理。 

餐桌上的海龟蛋,不只是一道吃食,更反映了人们对法律的漠视和毫不在乎,明文规定的条例形同虚设,法律威信何在?社会规则何用?

身为一名部长,应加倍严以律己,面对违法之事,非但不能置身事外,袖手旁观,更肩负维护法律和教育群众的责任,而不是敷衍塞责,巧言令色,发表似是而非的谬论,贻笑大方事小,践踏法律事大。

敢问部长,日后任何人目睹强奸案、抢劫案、谋杀案在眼前发生,是否都能以一句“知情不报没有错”、“我看到但没参与其中”作为开脱的理由?请受小民90度鞠躬,千恩万谢,部长大人非一般用心良苦、极尽婉转地诠释何谓孔老夫子“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的为人之道的真正意思!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

“雪州火箭月亮‘你侬我侬’”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提醒行动党领袖,不要扭曲其谈话,然后“泼妇骂街”,而在叫嚷要求马华退出国阵时,更要看看本身在雪州仍和回教党“你侬我侬”的关系。 

解:政治舞台,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今天互相叫嚣,明天握手言和,后天笑泯恩仇,比女人心更加海底针,任你信徒如何不共戴天,只是我棋盘上可弃可用的棋子。 

马华和行动党,堪封“最佳怨偶”,各事其主,互相怨怼,处境却一样尴尬,习性相近,同样摆脱不了种族色彩的旗帜,一起将“窝里斗”的民族性发挥得淋漓尽致,谈论治国策略支支吾吾,谩骂诋毁对手口若悬河,吵吵闹闹,热闹到老。 

说穿了,搞上政治,唯一目的就是权势利益,所谓“民众权益,为国为民”,只是皇帝的新衣。所谓民主和正义,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认同我的就是民主,反之就是奴颜屈膝猪狗不如,反对和怒骂当政当权的就是正义,否则就是背信弃义。 

网络时代,社媒当道,谁精通宫心计,谁能泼妇骂街,谁擅长无间道,谁能掌控网民,谁有悲情人生,谁能讨好被害妄想症患者,谁就是“未来的希望”。政治事业,利益当头,最不需要的就是品德骨气,至于原则……“呃,那是什么?能吃的吗?能换钱吗?”

承认非礼纽西兰女子的大马驻纽西兰最高专员署前武官助理里扎曼。

“如果女子向男子微笑,表示她想要去了解他。”

承认非礼纽西兰女子的大马驻纽西兰最高专员署前武官助理扎曼,在庭上辩称这是大马风俗,所以“以为该女子是要自己去其住处”。

解:终于恍然大悟,原来长辈和老师们教导我们要和颜悦色、笑脸对人是错误的教育,那不是礼貌和修养,而是一种“邀请”的暗示……或明示?看到安哥安娣的笑要小心,因为那是“怪叔叔”、“坏安娣”。 

亲爱的朋友,亲爱的世界,下回也别怪我用“包公脸”面对你,也别介意马来西亚人吝于笑容,更别批评我们用“欠了十万八千七”的态度对待远道而来的你,因为“我们不能乱笑”,为了保有我的隐私,为了捍卫我的领土,为了保护我的安全,原谅我不能对你笑,否则会引你犯罪,你是不知者无罪,是我邀请你来犯罪;即使你对我一见钟情,但神女无心,只要看我的表情,就知道我给你的回应;就算你说的笑话很好笑,你的为人很幽默,但我还是不能笑,以免表错情,伤了你温柔的心。

首相夫人罗丝玛( 左4起)和前首相敦阿都拉互相问好。左起为吉打州务大臣慕克里兹、第二贸工部长黄家泉和副首相阿末扎希。

“善于表达、注重细节及‘零缺陷’的完美女人。”

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以此形容首相夫人罗丝玛,并认为,人民应学习其细心和办事认真的行为。

解:2015年9月震撼全马一句话非来自于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的“审美价值”!。此话一出, 毒舌网友纷纷发出激烈炮轰,但让我来替首相夫人罗丝玛说句好话!首先,“零缺陷”、“完美”一词非出自她的口,而是副首相个人审美观的问题。所谓“各花入各眼”,我觉得新加坡搞笑艺人李国煌很帅,你可以不认同我,但这是我的审美自由。 

基于赞赏者和被赞赏者“权贵身分”的问题,这段“另类的赞赏”为全马人类带来“极大震惊”,那天打开面子书几乎被那两个词洗版,网友有赞有贬,网上狂烧猛烈。别气、撑住!无论大家多么认同与不认同,副首相眼中的“西施”依然是“西施”,懂吗? 

至于“善于表达”、“注重细节”的赞赏,与平时我们所看或大有出入,或其实他是指首相夫人善于表达购物心得,以及注重各种奢侈品的设计细节?

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

“一个遇溺的人,会奋力抓着任何东西,甚至粪便。”

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妙语如珠,以溺水者的心态,比喻人一旦深陷危机,就会奋力抓着身边任何东西,甚至是粪便也不会放过,以求脱身。王储是在7月接受某家本地运动杂志专访时的一段问答。当时记者有追问这话意思,王储只是微笑不再解释。

解:身为同行,深知错不在记者。每每出现模棱两可的回答,“打破沙锅问到底”是我们的本能。倘若效仿小六鉴定考试般“看图编故事”肯定乖离了我们的职业操守,故追问“粪便”为何物,在所难免。 

不在现场,故对这“粪便”充满了遐想。到底是“Najis”?“Air Besar”?“Tahi”?“Berak”?还是较少用的“Tinja”呢? 

查阅众多权威字典,发现它们虽均属“粪便”,但琳琅满目的解释,却让人发现其中不同,亦无形加深了自己对“粪便”的认识。

 

遗憾,始终猜不透字典中,哪个“粪便”才是其真正之意?应是“单刀直入”的“粪便”,亦或略带“双关语”的“粪便”? 

时过境迁,此“粪便”留下的不仅只阵阵涟漪,固中玩味之意,还真是因人而异。

亚航集团总执行长东尼费南德斯

“搭飞机比机场快铁还便宜。”

亚航集团总执行长东尼费南德斯在机场快铁调涨车资后,在推特留下此冷讽热嘲。 

解:最近一系列的公共交通涨声潮中,涨幅看起来最高的是机场快铁(ERL),从35令吉,直接涨到55令吉。可是,为什么14年不涨,偏偏在人人怨声载道,日子难过的今天,突然宣布起价,而且,还是一起20令吉。(如果不起,政府又要赔29亿令吉。) 

有点不明白,干嘛这时冲出来做出头鸟呢? 

其实一年起一令吉,大家不痛不痒?为什么不这样做,偏偏要让大伙一下子牙齿剧痛。 

可是,在众多公共交通工具的涨声潮中,ERL是最不痛不庠的,因,它不是最必要的。大马人有太多选择,没有ERL可以坐15令吉直通机场的巴士,德士费如果两个人共搭不用100令吉,还直接到你家去接你。 

所以ERL起价,痛的只有少数的大马人,大部份痛到的是来我国公干的外国人。 

所以,骂他干嘛! 反而是提到机票便宜,但背后“隐藏”收费,很多时候是比飞机票还要贵呢!

首相纳吉

“大选承诺逾90 % 兑现!”

首相纳吉在巫统大会声称,国阵在第13届全国大选许下的承诺,逾90%已兑现。他强调,政府已努力,减轻人民的负担,例如通过一个马来西亚人民援助金(BRIM)、一个马来西亚人民诊所、一个马来西亚人民商店、可负担房屋计划、调涨最低薪金制及公务员薪水等。 

解:自我感觉良好的情况,常发生在“自己过得太好别人活得太苦”的时候。兑现多少巴仙并非重点,重点在于政策有没有让国家变得更好。如果只是举债度日,继续搞种族对立关系保住政权……不清不白的26亿捐献“疑案”继续发酵,那大巫见小巫的小小“一颗米”的“90%恩惠”,实际并非诺言的兑现。 

“政府已努力”的“良好感觉”,或真的只在特定人身上,身为老百姓的我们,日子一天比一天苦、钱是一天比一天不够用,假如兑现是指这些,那数字不及格的财长,也真让人“坐立不安”!

副首相阿末扎希

“要看管好自己的嘴巴与手指”

副首相兼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警告国内政界人士说,嘴巴是“问题的源头”,而除了嘴巴外,目前社交媒体兴起,政治人物“用手指”滑手机或平板电子产品时也该谨慎。 

解:副首相用了不足4分钟时间开了一场不允许提问的记者会,搁重话否认要关闭社交媒体,还叫媒体、政治人物、网民不要“祸从口出,祸从手滑开始”,这个警告真的很认真。 

本来嘛,谁都不喜欢被人警告,但细想之下,这番警告委实用心良苦,洞烛机先,一针见血咯。 

这年头,随便发张图配文,写句话又或者点个“赞”都能掀起舆论巨浪,所有人,真的不能大意,尤其本地政坛向来不乏惹事生非之流,知之甚深的副首相这是在提醒他们别这么大嘴巴、手指不要乱乱滑荧幕啊,毕竟距离全国大选如今只还剩下2年时间了,搞出大头佛后要成功“洗底”可是需要时间滴。 

“古道热肠”的网民更应该接纳副首相的建议,别再挟着“新闻自由”之名造谣散播偏见、废闻、假新闻,转发之前麻烦先查个证,你知道经常收到热心传来、言之凿凿的假新闻是有多么的困扰吗。 

至于本人,站得直行得正,不怕不怕。

警察总长丹斯里卡立

“我们都是‘色盲’的,管他是‘黄’或‘红’。”

警察总长丹斯里卡立赞扬警队以——公平公正、不偏不倚的态度,在916红衫军集会值勤。 

解:9月16日红衫军大集会当天,警察总长在推特上说:“吉隆坡警队及所有辅助队伍今天表现很好。我们都是‘色盲’的,管他是‘黄色’还是‘红色’。谁不遵守法律,我们就对付谁!” 

虽然警察总长是这么说,但事过境迁,从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面子书回应行动党陆兆福的提问时却可以发现,两场集会不单警力有差别(在“黄色”集会共动员191名警官及2419名各阶级警员;在“红色”集会时则动员263名警官及3648名各阶级警员),警方耗资费用有差别(273万7440令吉 vs 450万927令吉50仙),参与者事后被传召问话及提控的人数更有差别,还有一堆的差别难以一一细述……这样子程度的“色盲”好像对颜色还是有很高的辨识度哦,对吧? 

这,还没计算两个集会事前的申办过程、政府高官乃至大家长对两个集会截然不同的态度呢。 

然而,事已至此,话说得再多也都是马后炮,既然案子已进入司法程序,我们就期许青天大老爷真的要色盲才好,拜托拜托。

前首相敦马哈迪

“在这世上,谁会因为青睐你,而给你26亿令吉?谁是捐献者?我也要会见他。”

前首相马哈迪以“残酷”来形容纳吉政府对于其连月来作出的指控所采取的反应,同时也举例说早前举报一马公司丑闻而被开除党籍和在“破坏国家民主议会”法令下面临调查的凯鲁丁就是纳吉政府残酷的壮举。他质疑捐献26亿令吉献金者的身分。

解:嗯,其实是全国人民都很想知道捐献者是谁,也很想见到本尊吧?不管是平心静气地讨论、怒发冲冠地批判、抑或是语带嘲讽的调侃,几乎是全国人民都忍不住会把26亿挂在嘴边,当然,普罗大众也都知道26亿很多,但实际上对此天文数字却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为什么呢? 

若以中产阶级的平均月薪——5000令吉来作为标准的话,你一年能赚6万令吉,10年赚60万令吉,20年就赚120万令吉,以此类推……你要历经多少个10年才能够赚足26亿呢?说白一点就是你做到退休都不会有的啦,所以也难怪普罗大众对此天文数字没有具体概念,因为26亿根本就是一笔遥不可及的数目。 

你若想要拥有它,那就只能在发白日梦的时候,想象银行户口里存了26亿呗;要不然,除非你天真地相信,有人真会因为青睐你,而捐26亿给你咯(哦!我绝对没有在暗讽首相说谎的意思)。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