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张芷乐

这个年终假期,我要独自出国旅行两周,把孩子和她爸留在家里。这也意味着从此我将赐给于自己自由,不再完全被孩子捆缚。只要我把家事安顿好了,我可以选择出走。

其实,我之前曾多次短暂地单飞,只是时间稍短些。只要孩子的爸在家,妈妈随时可以出国。这一次的单飞是前奏曲,明年起,爸妈出国,可以合法地让孩子独自留守在家。原来在法律上父母不可把年龄低于16岁的孩子独自留在家。如果发生事故,父母可能会遭到起诉。

敢不敢让少年的孩子留守虽是受到法律限制,要考量的因素不少。从最基本的说起:父母是否放心孩子一连多日独自生活。她有能力打点一切吗?我们举目无亲,靠的是一个安全的居住大环境。孩子自己乘搭公共交通上学和回家,自己煮饭吃,自己打理一个家等等。

比想像中坚强

我向往电视节目《爸爸去哪儿》的某些情节,孩子自己完成任务,从中他表现出从所未见的个性。节目里的每个爸爸都惊讶原来孩子比自己想像中来得坚强和勇敢。

试想想,孩子15年来都依赖着父母,虽然不至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但坦白说,她还没有机会独立生活。她面对生活中各种大小事情,是否明确自己的责任?她能真正的自立吗?

我们父母为孩子提供了一个安逸的生活,加上没有把家庭教育做得很好,结果孩子显得缺乏自主自立。明年起,父母出国,她留守,难得有个机会学习独立生活。我对于她届时有何反应,翘首以待。

在筹划出走过程中,最兴奋的是妈妈。她有种解脱放下的感觉。妈妈茹苦含辛了15年,也该让她恢复自由。妈妈总是以孩子为重,压抑自己原本的理想。妈妈放心出走,孩子也该学习留守。母女同时迎接生命里新的里程碑,盼望各会获得启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