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诉庭2票对1票裁决
“改教争子”案回教法庭定夺

英德拉闻判后泪洒法庭,哭诉经过7年的漫长等待,仍无缘见女儿一面。

(布城30日讯)上诉庭三司今日以2票对1票裁决,轰动全国的“改教争子”案,印裔妇女英德拉改信回教的前夫6年前为其3名孩子改教一事,须交由回教法庭定夺。

上诉庭宣判英德拉前夫擅自将3名子女改信回教无效,但同时却以二对一的多数票裁决,民事法庭无权审理回教事务,因此推翻高庭裁决。

上诉庭的这项裁决,推翻了怡保高庭于2013年撤销英德拉3名儿女于2009年信奉回教证书的裁决,这意味,英德拉的3名孩子在法律上依然是回教徒。

英德拉已改教的前夫里祖安及幼女。

民事高庭不可审理

以上诉庭法官拿督峇利亚为首的上诉庭三司,在宣读简短的判词时指出,他与另一名上诉庭法官拿督芭达丽雅皆同意,6名上诉方在陈词时提出的论点,即回教改教课题是回教法庭权限,民事高庭不可审理任何有关改教的案件。

峇利亚说,基于考量到此案主要是关乎到宗教的课题,因交由宗教法庭去审理。

“一个人是否是回教徒,属于回教法庭的裁决权限,改信回教,也是回教法庭的专属权力范围。因此我们推翻了高庭的判决。”

三司是在霹雳宗教局局长、霹雳州政府、中央政府、改教事务注册官、教育部和孩子的父亲里祖安(原名巴马纳登)所提出的上诉后,作出上述裁决。

峇利亚和芭达丽雅两人以大多数票作出以上裁决,而另一名法官拿督哈密苏旦则有异议判决,指此案是在民事法庭管辖权内。

峇利亚说,他是参考各种类似案件,以及研读双方代表律师的陈词论据后,作出上述决定。

哈密苏旦:法律阐明改教须由孩子提出

哈密苏旦法官持相反判决称,改教纯粹只是行政上的问题,指虽孩子已注册改教但却没严厉遵循法律条规。

“法律阐明孩子必须要提出申请,而父亲必须要同意,但此案却是父亲提出申请。”

他补充,由此一来,整个改教的演变从一开始就无效的。

7年来母女从未见过面

“此案何时才能结束?我究竟何时才能和女儿见面?”

出庭聆审的英德拉闻判后激动流泪,在庭外怒诉指她并非回教徒,孩子也不是回教徒,为何此案要交由回教法庭去审理?究竟她何时才能与幼女见面?

英德拉在庭外难过地表示:“此案已拖了7年,我不知道我孩子发生了什么事。”

她前夫自2009年抱走她幼女后,这7年来母女两人就从未见过一面。

她申诉,究竟此案何时才能结束?她要与她孩子继续生活。

英德拉代表律师古拉则陪同在她身旁。

英德拉(中)闻判后脸色沉重,右为其代表律师古拉。

里祖安未归还幼女

英德拉的前夫里祖安(原名巴马纳登)于2009年与她离婚时,在英德拉不知情下擅自带走2名女儿(当时分别5岁及16岁)及一名儿子(15岁)的报生纸,从回教法庭取得单方面庭令,把孩子的宗教改为回教,并取得他们的抚养权。

怡保高庭过后于2010年3月11日裁决,里祖安单方面将3名子女改信回教无效,并将3名孩子的抚养权判给英德拉,但里祖安迟迟未将幼女归还给英德拉,英德拉过后起诉丈夫藐视法庭。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