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八戒”是人不是猪
马来社会不抗拒《西游记》

莫哈末沙烈(左起)和吴恒灿展示马来文版《西游记》限量版。

(吉隆坡30日讯)“猪八戒”是人不是猪,马来文版《西游记》也因此非但未受制于宗教上的忌讳,反而大受马来社会的欢迎。

马来西亚汉文化中心主席拿督吴恒灿说,对一些人来说,他们想知道“猪八戒”和佛教这两个问题,在马来社会的反应如何,结果马来社会非但不抗拒书中描述的这个人物,还高度认可。 

 他说,马来社会也认为去西方取经是很神圣的故事,国家语文局出版马来文版《西游记》和说明会,就说明人们的顾虑都是庸人自扰。 

跨宗教著作

“我现在很自豪地告诉大家,由于这是一个文学作品,所以马来社会,尤其是国家语文局经过研究后,都认为这部小说是跨时空、跨国际、跨宗教的著作。”

 吴恒灿今日出席由马来西亚汉文化中心、马来西亚翻译与创作协会及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联办,国家语文局协办的马来文版《西游记》座谈会后,向记者这么说。出席者包括国家语文出版局管理局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沙烈。  

他说,上述座谈会是很有历史性和意义活动,因为《西游记》作为中国一个古典小说,讲述唐三藏到西方取经的故事,里面虽有“猪八戒”这个人物,但人们都了解他是人而不是猪。  

须译成马来班顿或诗歌翻译《红楼梦》难度高

“今天也是告诉各族社会,其实只要互相尊重彼此文化,国家就是个美好的国家,这个仪式也发出正能量和信息,告诉马来西亚社会,猪八戒他是人,不是猪。” 

 吴恒灿希望这次座谈会也发出信息,就是马来西亚社会只有在各族互相尊敬彼此文化、传统和信仰习惯,就是一个很美好及和谐相处的国家。 

希望2018年前完成

他说,大马汉文化中心和大马翻译与创作协会,在过去5年仅完成《红楼梦》前40回翻译为马来文的工作,希望在2018年前完成和推出马来文版《红楼梦》。 

他认为,《红楼梦》有很多登峰造极的词、诗和典,一字都不能改,还有很多文章有押韵,要把这些很准确地译成马来班顿或诗歌,是考验翻译者和编辑的智慧,难度比《水浒传》、《三国演义》和《西游记》更高。 

他说,马来社会也非常希望把中国古典作品译成马来文后,成为大马小文学一部分,就好像莎士比亚是英国的,但人们把这本书译成各国语言,成为这些国家自己拥有的,因文学是属于全人类的。

为顾及宗教敏感须放弃部分内容

马来文版《西游记》译者胡德乐说,由于这本译本对象是马来社会,因此在一些方面如佛教教理上,要避重就轻。

他坦承,他在翻译过程中,有时须照顾宗教敏感,被迫闪开或放弃一些内容。

胡德乐澄清,媒体报道他把十八罗汉译成“Datuk lapan belas”是错误报道,他实际上在译文中都把十八罗汉译为“Arhat”。 

他说,在《西游记》确实有“18公”这个角色,因此有“Datuk lapan belas”这个字眼,媒体误以为我是在译十八罗汉。

《红楼梦》书名译法需再探讨

在座谈会上,华巫学者也在争论和探讨《红楼梦》书名译法,包括“Malikai”、“Agam”、“Wisma”和“Menara”来形容《红楼梦》的大宅院。

胡德乐认为,以上马来文字眼都不足以贴切形容有关大宅院,包括“Malikai”形容很大的天庭或宫庭、“Wisma”通常形容有办公室的建筑物等,因此书名需再探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