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店重生/凡泞

对抗残酷现实的挑战需要坚强的力量,书籍是培养这股力量最重要的助力。在网络时代一直不被看好的书店和爱书人,正是凭着这样的信念,在震灾后创造让人动容的《重生的书店》奇迹,在硝烟中谱出触动心弦的《烽火守书人》手记,在不屈不挠的生存战中,牵动人们记忆里的《书店时光》。

2015年最后一期的〈读书人〉,特邀约一篇有关“书店重生”的导读,也让大家以如此的心境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重生的书店》封面。

《重生的书店》是一本真人真事的激励书,关于绝望中的希望,关于患难中互相扶持的人情。

日本“三一一”大地震所引发的海啸及核灾,摧毁了东北沿海的城镇,当地的书店也无一幸免。根据日本书商协会的调查,岩手、宫城、福岛等三县共有391间书店受灾,约占三县书店总数的88.1%!直到2012年3月为止,歇业书店16家,未确定是否重新开幕的书店有20家,其余皆“浴火重生”。

纪实作家稻泉连在三一一灾后,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走访灾区,看见书店老板们在绝望中奋力重新站起的动人经历。

面对毁于瞬间的心血,书店老板都在问:“我们怎么办?”经销商中央社的齐藤无言以对,只能不停地说:“我们一定会帮助你重新站起来,千万不要放弃。”

尽管店内积了20公分厚的泥污,金港堂石卷店的店长武田良彦仍要求员工第一时间抢救教科书,因为即使书店无法营业,这些教科书一定要如期配送到4月即将开学的中小学。

设立“行动书店

经销商东贩的三浦敏和石川二三九,看到灾区中步履蹒跚的老人家以及无车可开的灾民,根本无法前往书店买书,决定在气仙沼市设立“行动书店”,利用空地搭起帐篷就卖起书来。

书店老板们看着书店川流不息的顾客和排队结账的人龙,他们突然明了,不只因为“人天生就有求知欲”,更因为只有书籍和阅读,能让灾民暂时逃离受灾的现实,仿佛回到有书为伴的日常时光。

这就是书店存在的原因,也是书店老板们坚守不弃的最大支持。用信念,对抗绝望,撑起希望。

记录灾区书店

书店是怎么来的?实体书店会式微,然后消失吗?有一天我们的后代会不会不知道什么叫做书店?——自从网络世界颠覆了人类的传统生活和阅读习惯,这些问题就一直存在,反复被提出来讨论,甚至断言“迟早被淘汰”。

《重生的书店》记录了许多实例,每一家书店都是在2011年3月11日大地震后的灾区书店。地震、海啸、核灾,三大灾祸同袭,人们看到大自然的力量,汽车叠在一起、海岸一扫而空、家园尽毁,经历了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绝望时刻。然而,书店从无到有的过程,证明了当人们困顿时,除了基本食物,书店为人们提供了知识、资讯和安定的力量,成了必需品。精神与只是的力量不再是无法量化的指标,而是真切的需要。

失去可接触书籍地方

许多书店被震倒,海啸狂劲,海边城市的书店全部淹水,书被浸湿,甚至消失,书店人员不是回不了家,就是被困在家,到不了书店,图书馆也被海啸冲毁,居民失去所有可以接触书籍的地方。

当时正值3月,日本的学制是4月开学,许多教科书经销商已经准备好新学年用书,却无法按时间配送,甚至有的需要重新印刷。周刊、新闻、甚至旅游书,也因为灾区的人极度需要知道复原状况和想念天灾前的风景,成为迫切的需要。当时一些少女、妇女杂志在灾区全部滞销,而报道灾区和救援的周刊比平常销路多上好几倍。

非常时期造就书店重生

非常时期造就非常需要,造就一些新书店的诞生和旧书店的重生。全国各地善心人士也不断寄绘本和漫画到灾区,幸免于难的社区活动中心走廊堆满了各类书籍,一有机会就将这些书暂时收到善心人士捐赠的行动图书馆。

绝望的时刻,书店成了人们追寻希望的光,在困境中坚守、创新与重生。

帐篷里开临时书店

邮差妻子喜美女士所开设的小书店毁于瞬间,住家也未能幸免。母女俩在临时收容区度过两个多月的避难生活后,在帐篷里开了临时书店。

“刚开始几乎没有书和文具,只卖一些庆典上常见的抽抽乐和纪念品,根本不像是书店,比较像杂货店。那时没有电视可看,也没有电话可打,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思考,我认为再这样下去不行,一定要做点什么事……于是我发现我留在这里能做的事就是继续卖书,说什么都要坚持下去。”

一般人无法想象一家位于千叶县的炼油厂,因地震引发火灾,而在那个联合工厂区的一家印刷油墨溶剂制造工厂也因火灾停产,溶剂短缺就无法供应印刷报纸时使用的平板印刷油墨。这样牵一发动全身的影响,让日本陷入恐慌失措。但是,人们同样也发挥了出乎意料的毅力和坚韧,将毁灭的所有一点一点恢复。

书店遇逆境转变

关于书店不死,透过书店激励人心的故事,《重生的书店》并非第一本,也不是唯一的一本。伊拉克图书馆馆长在烽火硝烟的蹂躏中如何死守书籍和档案的手记《烽火守书人》,还有走访日本独立书店的纪实著作《书店不死》,还有世界书店梦幻巡礼《书店时光》以及近年逐渐兴起的书店旅游札记,都以实实在在的例子,叙述书店业者的执着,书店的逆境转变,爱书人的眷恋。不论时代变迁,文字载体更迭,依然有人不由自主地被书店吸引。

延伸思考:网络书店开设实体店面

数码时代,实体书店的未来一直不被看好,甚至被评为落伍和精神存在,已不符合时代需求。不少舆论如此评价——读书的重要不是靠实体书店来证明,实体书店的存在是为满足人们怀旧或者坚守阅读纸质书籍和视觉、触觉的内在需求而存在,按照数码化世界的推演,人类终究会通过数码方式或者更为科技化的方式学习知识、获得知识,就像人类没有发明书籍一样,并不妨碍讯息的基本交流,未来科技的变化赋予人们新的学习方式和载体是一种必然趋势。

在十数年不被看好的情势下,存活下来的民营实体书店日子也许难熬,但也渐渐让人看到业者的信念和书店的顽强生命力,如何突破困局,在逆境与危机中扭转乾坤,找到新生机,与网络书店分庭抗礼,成为真真实实存在于生活中的独特空间,留住爱书人,也吸引新世代。书店不仅仅关乎阅读,而是让心灵得以静谧、脑袋得以思考,安静独处的特色小天地。

今年11月,全球规模最大的网上零售商亚马逊,在网络世界纵横20多年后,最终转战实体商店,在美国西雅图开设第一家传统式门市书店,而另一家著名网络书店当当网也在不久之后宣布,将在3年内开设1000家实体书店。

这样的趋势意味着,网络书店非但没有终结实体书店,反而是“走回头路”,而时下许多扭转命运和创造奇迹的实体书店,也紧抓网络科技的优势,兼营门市和网络服务,大有大做,小有小做,百花齐放。

《重生的书店》展现人们对实体书店的顽固执着,网络书店最终回到实体书店则让人们对实体书店刮目相看,重新评价。

后语

岁末,新旧更迭之时,回首来时路,展望未来时,把遗憾留在昨天,赋予明天新的生活。生命的希望和绝望是分叉路口,选择和机会在于自己是否主动抓紧和努力,没有凭空掉下坐享其成这回事。

2015年末,阅读《重生的书店》之反省。

2016年到来,特邀约3位爱书人分享“2015年,阅读教会我的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