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山与练胆堂/练葵芳

我在面子书世界里,开了一个群组专门写自己的心灵成长变化,叫 “ 练胆堂 ”,差不多每天写一篇,当然那是没有稿费的,阅读的人也不多,几十个,按赞的通常只有几个。

别人的按赞,别人欣赏与否,对我不起作用,我自己的成长改变和心灵剖白,本来就只应该由我自己负责,由我自己来感兴趣和欣赏,日以继夜关注我和欣赏我,是很繁琐艰巨的工作,不能交给别人去做,别人有自己的世界要照顾。

写“练胆堂”,我的态度跟写“转山”差很远。

当我知道自己写的是报纸,读者在我心中的影像,是一大片,是茫茫人海,没有一张特定的面孔,这茫茫人海与我隔离,我会自动变得比较有礼貌,想要把话尽量讲得让大家容易明白;自言自语的意味,可以的话不要那么浓。马来西亚报纸给的稿费,众所周知有多高,但是我对金钱的看法,是可以尊敬就尊敬,一毛钱也尊敬,整个局势如此,文风不振,通货膨胀,我既然不靠稿费过活,就不去计较,只尽一个作者的责任就好。

但我这个尽量不要自言自语,以显得专业得体的做法,有时很难,一不小心,就跟“应酬 ”也没太大分别。

我们应酬的时候不都这样吗?微笑的,得体的,控制着心情,你好我好大家好,气氛不要搞砸最重要。

精神上真实的我

这其实不是我。

精神上真实的我在“练胆堂”里。

现实中真实的我,在普罗旺斯一个小到连交通灯都没有的山城里,深居简出,做饭带孩子,过着孤独平静的生活,日子很平淡。

最近我的内在心灵做清理,进行得有点猛烈,张永修定时定候催稿的作风,是我敬佩的,老编辑这种稳定的坚持很珍贵,以后可能会失传的。可以的话,我总是配合,也要求自己在他说好的日子交稿,但是我再老、火气再收、再阿弥陀佛,也还是个鸟人,内在翻腾到不行,得体的文字,我哪里写得出来?有一次就想到说,不如我把“练胆堂”的文章给你一篇去登。

语毕很不好意思——怎么可以这样?写报纸有写报纸的规矩吧?

看,我真的老了,还知道规矩呢。

张永修却认为,“练胆堂”的东西是可以登在报纸上的。

黑暗尽头有光

那里头,全然揭示我这些年日以来,多重人格解离的整合之苦,一个极度不成熟,任性妄为的人,如何慢慢的,在人世沧桑里,臣服。

以后我写不出得体的文章,就会交一篇“练胆堂”的自剖文给张永修,这些文章很容易辨识,篇幅长,内容极度个人化,有时很黑暗,但黑暗的尽头,一定有光。

我不知道张永修要如何处理,交给他就对了。

先跟读者说一声,免得以后吓到人。

谢谢你这一路来的阅读啊,我是练。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